食物不安全

foodsafety「洪瑞珍」 三文治 懷疑食物中毒事件,執筆時已有86人疑似中招。台灣衞生福利部檢驗結果顯示台灣出售的「洪瑞珍」食物樣本未有驗出致病菌,而「洪瑞珍」亦表明他們從未有出口 三文治 到香港出售。即是說,今次香港人購買到的「洪瑞珍」 三文治 是水貨。購買水貨雖然較便宜,但未有本地進口商代理或從非海外分店購得的水貨,不論是食品或化妝品等,購買者都要承擔較高風險,因為不但有機會買到假貨,更有機會因運輸其間處理不善,而增加變壞的可能性。通常能夠成為海外代理商都需要嚴守一些準則,因為好些人家幾代人的心血,好可能被一個不小心的代理商,一個不起眼或不負責任的行為摧毀。如今次「洪瑞珍」事件,不論是台方還是港方也認為,很大機會是運輸時未有冷藏或冷藏處理不當,而令食物滋生細菌。

食物安全是很重要的課題,食物在處理、準備及儲存上都要符合最基本的標準。沙律、 三文治 、壽司等都是高危食物,由於食材很多時都未經煮熟,而製作 三文治 等亦多由人手進行,未必使用工具。有些店舖可能有規定員工於製作食物時穿上膠手套,但好多時也會看見店員帶著同一對膠手套做著處理食物以外的其他事情。有些店更有機會直接徒手製作,員工接觸食物前有沒有洗手、洗手的方法是否正確,我們根本不知道。有時在食肆目擊店員去完洗手間後不洗水,便回到工作崗位,個心都離一離!

而「洪瑞珍」 三文治 最受追捧的是用上了美奶滋 (沙律醬),不論是沙律醬、火腿等,所有新鮮食材在室溫25度以下 (因為25°C – 40°C是細菌最喜愛的環境),可以存放約12小時。而冰箱冷藏於4℃或下可保存3日。但離開冰箱後,必需在3小時內吃完。否則有機會令細菌大量繁殖,引致食物中毒。若外出用膳,把食剩的食物帶回家,也得務必在最短時間內存放於4℃或以下的雪櫃內,食用前更需進行 100℃以上加熱數分鐘方可食用。

聽聞「洪瑞珍」 三文治 在台灣只賣大約6港元,而在香港卻賣到30-40港元不等,$40 在香港也可以買到一份超豐富的的即製新鮮 三文治 ,自製更價廉物美。食物除了吃新鮮,有時有些食物還是留待去旅行時享用才快樂。

圖片來源:食物安全中心

原文刊登於新假期

拉勻一生 … 吃喝要好D

water

最近的食水含鉛量超標事件,簡稱「 鉛水 」事件,再次證實香港人必需團結起來,要求政府嚴正監管所有進口食物、食水、用品的安全性。雖然執筆之時事件的主因仍未有定案,但是水管、水龍頭、焊接物外,東江水一直都被則疑是否適合飲用。

兩年前東方的調查揭發「東江下游的東莞太園泵站、香港船灣淡水湖及本港藍田公共屋邨自來水的樣本,重金屬鐵含量超出內地標準六成;記者更目擊東江水下游垃圾漂浮,來往工程船頻繁;淡水湖則遍布死龜、死魚,影響水質。」今年晴報亦報導「東江水源頭之一的「定南水」,因上游企業污染嚴重,清水變「毒水」,沿岸居民無水可用」;「和平縣環保局承認,河水中驗出多種重金屬嚴重超標;和平縣人大代表今年兩會上曾提交議案,盼盡早解決東江源頭污染問題,但情況至今未有改善。」

為了發展,大中小企業非法排污,污水、廢料直接排入河中,嚴重污染東江水的水質。可笑的是,我們仍要懷著感恩的心年年進貢至少47億統包8億立方米的東江污水飲用。

要政府為市民健康安全負責,長遠計劃如何提升本港的食物、食水及用品安全,實在是難過登天。小市民自保都是見招拆招,「 鉛水 」事件一出,大家急著安裝濾水器。不要忘記除了食水,我們每天也是吃著來自國內的農藥超標蔬菜、濫用抗生素畜禽甚或有毒食材。除非你每餐均不外出用膳,每次也幫襯本地有機小農戶,才有機會自保。購物前也盡量嚴選有信譽的地區的產品,讓自己吃得、用得安心。

原文刊登於新假期

食物安全的三條防線

a2102a

[轉自蘋果日報 – 獨立時事評論員李兆富]

餿水油風暴,加上不久之前的上海福喜黑心肉,許多人頓然覺得,香港和台灣都彷彿變得像大陸一樣,連食物安全都教人提心吊膽。

根據聯合國糧農組織的報告,世上有超過四十種已知道的病源體可以構成食物污染。當然,食物污染的源頭,除了是生物上的病源體,還有在生產過程中加入或合成出來的化學物質。
客觀一點環顧世界各地,食物安全問題不只發生在中港台:1994年,美國在牛肉製品中驗出有O157型大腸桿菌;1996年歐盟因瘋牛症而禁止英國牛肉進口。另外,根據美國疾病防控中心的統計,平均每年有4,800萬美國人因進食受污染食物中毒,也就是每六個人當中,就有一人會「中招」;當中,有接近13萬人送院,3,000人死於食物中毒。
化學性的食物安全問題,情況則更為複雜;有害化學物質造成的食物污染,未必即時破壞進食者的健康,但長遠而言則有可能構成傷害。幾年前的三聚氰胺奶,就是其中一例。其他的化學物如農藥和致癌物,大多被列為違禁物,除了禁止添加在食物,甚至在種植和生產的過程中被禁止。理論上,這是政府在問題源頭可以為食物安全建立的第一條防線。在法治基礎完善的地區,這條防線可以發揮的功能甚為顯著。
可是當一個地方法治不彰,甚麼法規都只不過是白紙上面的黑字。此外,維繫法規也要花費工夫。從政策角度看,執法是成本效益的計算。在理想之中,最穩當的做法是每件食物都拿去檢驗。不過這樣也代表,甚麼人,甚麼都不用吃。在現實之中,抽驗是最可行,也是唯一的方法。至於抽驗甚麼,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規限,但大致上都有一定的標準。
就算是抽驗標準再嚴格,食物當中也必然有一定水平對人身有害的化學物質;這些化學物質許多都是自然存在於食物當中,也可能是生產過程中釋出。要求食物只有水、碳水化合物、蛋白質和脂肪,概是不切實際,也意味着我們每個人都只可以吃像奶粉般的人工食物。其實無論甚麼食物,過量對身體都有傷害,這是常識。
三年前,台灣其實也爆出過塑化劑事件,不過已經被多數人遺忘。事實上,許多食物中都會找到塑化劑;一定的攝取量以下,沒有證據顯示會影響身體健康。今次的強冠「全統香豬油」事件,當中最令人擔心的化學品,例如苯,毒性較強,但在一般情況下,食物中一樣有微量的苯,攝取量在一定水平下,對人體影響也是可以接受的。
說不用為餿水油而恐慌,恐怕很多人不易聽進耳中。台灣東海大學食品科學系教授蘇正德,以學者身份,為台灣政府分析事件的風險;他表示香豬油事件對群眾的健康風險相對低,卻惹來抨擊。要知道,多數人在理性無知下,寧願相信最壞的可能性,也不會去理性分析真正的風險。
食品安全的最基本經濟學問題是資訊不對稱。理論上,市場發展出各種現象和機制,減低消費者的資訊成本;商譽和品牌,就是質素有良好紀錄的可以有更高回報的現象。今次餿水油事件,震撼之處在於,就連不少本來有商譽和品牌的大企業,也用了被公眾認為有問題的豬油。說今次是一次消費者對食物安全的信心危機,不失為過。
每次遇到這類事件,總會有人條件反射式地說是人的貪婪導致問題。對不起,要是假設人性本惡,在任何時候,人都是貪婪,而人類文明也不會發展到今天的水平。事實上,資訊透明度以及消費者的認知能力,是最後一條防線,也是最強的一條。在中間的一個區間,自由市場本來是另一條防線。可是,過去幾年,原材料價格上升得太過多,食品原材料市場也存在一定扭曲;許多本來可用於種植和生產食材的土地和人力,被政府大幅補貼的再生能源和環保行業抽高了成本。這些千絲萬縷錯綜複雜的因素,一環接一環地導致了今天的食物市場現象。
說到底,市場和消費者在食品安全上也有一定的責任和功能;最簡單的就是每個消費者都學會怎樣安全處理食物,以及了解更多食品營養和毒性的常識。政府不可能完全處理所有食品安全問題,可惜主流輿論總是條件反射式地這樣看。

資料、圖片來源: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