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香港農業復興系列(六)

201408170040039_mingpao_S03_1

[轉自明報] 農業復興 (六)

每次經過有機農墟,總會掙扎一番,本地有機菜安全、新鮮,可是價格較內地常規菜昂貴,有時更會看到外表有被蟲咬的痕迹,有農夫會解釋:「無農藥嘛,連蟲都食,證明安全啦!」這樣說沒錯,但又不是完全正確。有學者指出,有機農民若能提升耕種技術和知識,農產數量增加,價格有望下調,而且能減少蟲害,打破有機菜一定會被蟲喝頭啖湯的「定律」。

說來容易,實際上如何操作?

香港倚賴內地輸港蔬菜,而內地土壤污染漸趨嚴重,上回提到,內地今年四月公布近兩成耕地污染物超標,農藥六六六、滴滴涕亦有不同程度的超標。港府本月起實施新例,規管五百八十四種食品農產品中的三百六十種農藥的最高殘留量,減少市民吃到毒菜的機會。

不過,內地要求供港的菠菜、芥菜、青豆角及白豆角,須由本港蔬菜進口商支付高昂化驗費,證明符合標準才可出口。預計這四種供港蔬菜數量將會減少,售價上升,又一證明,香港完全倚賴內地供菜的問題,沒有農業政策下,香港農業萎縮致苟延殘喘的地步,完全沒有議價和競爭能力。有機點止對肚皮好?

支持本地有機農業,其實是換一個形式,對現在或將來的食物買一個保障。更深一層意義是,相對常規耕種,有機耕種模式更能保護土壤,減低氣候暖化。聯合國糧農組織(FAO)上月舉辦的全球土壤研討會議上,提到全球有三分之一的土壤因養分耗盡和化學污染等問題而退化,土壤的非永續管理也會讓氣候承受更大壓力。FAO官員表示,土壤受到保護,氣候也會隨之得利。全球土壤相關團體已決定發展全球性的土壤永續管理、保育和重建的推廣計劃。

有機種植是其中一種可持續發展的生產系統,漁護署於二○○○年十二月開始了「有機耕作轉型計劃」,幫助一些常規農場轉型為有機農場,提供技術支援,漁護署網站亦有詳細的有機耕作技術資料可供下載。此外,香港有機資源中心定期舉辦優秀認證有機農場比賽,加許在養分、病蟲害等各方面管理出色的農場。

可是,以整體香港有機農業而言,有些有機農夫的耕作技術不足,也沒有作土壤分析,影響作物的質量及收成。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副教授、香港有機資源中心監督委員會成員鄒桂昌認為,「如果有機農民能優化肥效管理、有效控制雜草及蟲害、改善灌溉方法、投放適當資源,提升農作物產量和質量,市民和農民達至雙贏局面」。除了耕作技術,有機耕種強調與環境生態互相配合,維持生態平衡,運作時減少資源消耗,保護生物多樣性,以上理念在實踐時往往困難重重。

 

關於有機常見問題

有機菜特別多蟲咬?

有人認為無蟲蛀的菜,就等於不安全,因可能施放了大量農藥。其實防蟲技術做得好,有機菜也可無蟲蛀。常規和有機耕種,也存在病蟲害問題,而有機耕種蟲害問題更為嚴重,鄒教授直言,「蟲害控制徹底失敗。」有機耕種可使用以天然成分配製的有機農藥,好處是分解快,可惜對某些蟲成效不大。

輪流種植病蟲無主孤魂

例如狗蝨仔食菜食得厲害,漁護署建議農民用吸蟲機吸蟲,並輔以其他方法,如輪作、翻曬泥土等控制害蟲,鄒教授卻認為「用吸蟲機吸蟲,方法老土,一塊地種有多棵菜,怎樣逐棵菜吸?輪作是減少病蟲害的有效方法」。輪作意思是同一塊農地,輪流種植不同作物,如今次種菜、下次種瓜、再下次種豆。病蟲害通常有一定的寄主,只侵害某種或某類作物,假如農民因應市場需求經常種植同一種高經濟價值農作物,會令該作物的害蟲大量繁衍。

相反,輪流種植不同作物,病蟲會因找不到原來寄主而無以為繼。

「另一方面,農民可種植一些低經濟價值,而牠們喜歡吃的菜,轉移牠們視線。或以菜、豆、茄子梅花間竹種植,減少牠們的食糧。」

用水喉直接灌溉也有問題?

全球淡水資源緊缺,有報道指,農業用水約佔全球淡水用量的70%至80%。水資源短缺會阻礙農業發展,危及世界的糧食供應。

夏天產量特別少?

香港的夏天,因為颱風、雨水、蟲害、雜草四大因素影響作物收成。鄒教授認為,可考慮減少種葉菜類,多種瓜、豆類,離開地面生長的植物,以及選擇種植耐熱,能適應日照長的新品種。

夏天雨水多,要做好疏水措施,鄒教授說:「更重要是農民要有保護有機作物的意識,如農場需要設置溫室遮風擋雨的棚架,能防止溫度過高,以及農作物被雨水浸爛。使用溫室,需另外投資通風和降溫設施,如安裝前後對流的抽氣扇,或水簾降溫。許多農民的棚架用了多年,已出現破損,但因沒有足夠資金維修,或不願投資。」

菜心芥蘭的葉為何變黃?

一些農民沒有針對植物所需,有什麼肥料就放什麼, 「例如十字花科植物,需要氮較多,如果放馬糞牛糞肥,氮相對較少,碳較多,分解時,細菌需吸收氮,變相與菜競爭,導致植物生長緩慢,或令葉變黃。」

Farming

對付雜草有乜計?

雜草生長茂盛,會和作物競爭陽光、水分和養分,亦會為病蟲害提供棲息地。尤其夏天,雜草生長迅速,農夫常忙於清除雜草。「在土壤上加一層覆蓋物,如膠膜、禾稈草、植物殘株等,不僅可以防止雜草生長,亦能保存泥土的水分和溫度。」

灌溉的學問

灌溉方式有多種,鄒教授表示,「有些農民會用溝灌形式灌溉,一次灌水量大,但大部分水會被蒸發掉。滴灌方式較節水,適合瓜果種植,透過安裝在管上的滴頭,將水一滴一滴,滴入土壤中,滴灌不破壞土壤結構,蒸發量少,是內地西北、以色列常用的灌溉方法,屬節水農業的一種,香港也有農場以滴灌方式灌溉。更常見的是有些農民只用水喉灌溉,水柱的衝力令泥土冲散,而且水分滲透不均勻,比較理想做法是設有自動灑水系統。」

一些有機菜看來瘦弱?

市面上可使用的有機肥料選擇不多,常見的為花生麩、骨粉、雞屎肥、綠藻肥、蚯蚓肥等。鄒教授透露,「有機肥價錢貴,所以普遍農民投放肥料不足夠。種植農作物,投放基肥(又叫底肥)尤其重要,但有些農民不常加基肥,正常情况下,一公頃農地,需投放四十噸肥料,翻土時,將有機肥拌在一起,水分和微生物把有機肥分解釋放養分,增加土壤的腐植質。

種綠肥最好

其次是農民對肥料使用的知識不足,隨意或不正確施肥。追肥是在種植過程中追加肥料,在有機農場觀察時發現,有些農民把追肥撒在菜與菜中間而已,沒翻落泥土裏,養分未能分解,而且被風吹走或雨水冲走,會影響環境。種綠肥最好,綠肥以豆科類植物為佳,成長至一定大小後,整株犁入土壤中,增加土壤肥力,香港農田細小,普遍農民捨不得將農田種綠肥,雖然綠肥沒有當刻的經濟價值,但具有高生態價值,對植物和土壤也有益處。

資料來源:明報

明報香港農業復興系列(五)

201408100040169_mingpao_S03_1

 

[轉自明報] 農業復興 (五)

英國名廚Jamie Oliver 一向以新鮮食材入饌,蔬菜都是取自當地農場,他的餐廳近日在香港開業,成為城中話題。

有記者問他,香港食材多從外地進口,如何能保持新鮮?

這一問題,不僅考起了Jamie Oliver,亦刺中港人的死穴。

本港97%蔬菜來自內地,可是,內地剛於今年4 月公布的全國土壤污染狀况調查坦承, 「全國土壤環境狀况總體不容樂觀」。

研究農業和土壤的學者指出,香港氣候非常適宜耕種,而且農地廢耕後,積存更多對泥土及農作物有益的有機物,香港大量農地被囤積,如能復耕豈不是更有好處?

種種因素加起來,到底為什麼香港到現在仍沒有農業政策?

文: 李佩雯

聯合國糧農組織(FAO)剛於上月舉辦全球土壤研討會議,會上警告,因侵蝕、酸化、都市化、養分耗盡和化學污染等因素,全球已有三分之一的土壤因而退化。土壤退化是指其物理學、化學和生物學特性轉差,影響土壤的持水力,透氣性,最終影響生產量。

關於土壤的重要性,即使你不是地理學家,在地理課都應有學過,所有動植物都依土壤的營養循環維繫生命,土壤是糧食、飼料、燃料生產的基礎,更在供應乾淨水源、抵禦洪水和乾旱擔當重要角色。現在得認真說句,保護土壤,刻不容緩,永續的耕種方式,是其中一個出路。

永續耕作方式是減少土壤污染的方法,香港許多農民已實行有機耕種。

氣溫雨水+氾濫平原

理想耕地

香港約5000 多公頃農地中,有多達76%為棄耕地(近3900 公頃),政府似乎事在必行的東北發展計劃,把剩下的24%常耕農地進一步蠶食。香港地方細小,難以從地區劃分土質優劣,昔日的地區農產名物,如鶴藪白菜、元朗絲苗、打鼓嶺雷公鑿苦瓜、管欖菜心等,關乎種植技術多於土壤問題。香港農業式微二三十年後,近幾年多了年輕人及退休人士加入耕種行列,這似乎出現曙光,但有一實際問題,香港的土地和氣候是否適宜耕種?

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副教授鄒桂昌,研究土壤和農業多年,問他香港是否適合耕種?他斬釘截鐵的說: 「非常適合。耕種一定要有土壤,但更重要是氣候適宜。天府之國四川,是沉積岩形成的土壤,泥土受瘠,但有一盆地,因氣候適宜,土壤條件即使不理想,也可以透過施肥和灌溉改善而種出農作物。香港除了某些月份有颱風、間歇性高溫和雨水較多,一般來說,水分充足,每年的平均降雨量約2400 毫米,蒸發量低於降雨量,足夠水分令植物生長得好,所以香港樹林茂盛。氣溫方面,日照充足,氣溫35℃以下,幾乎沒有霜凍,水和氣溫條件都很適合。」

最好土壤遍佈新界

除了氣溫和雨水充分條件,香港一些地方特別適合種植。種植的地方大致分幾類,鄒教授表示: 「如高山、平原、河谷、海岸邊沼澤地等,當中以平原和河谷較適宜耕種。深圳河下游河道氾濫,洪水把沉積物沉積在天然堤以外的平原上,形成氾濫平原,氾濫平原是世界上最好的土壤之一, 土壤屬冲積土, 含一定養分,土壤顆粒較幼,持水力好,是肥沃的耕地之一。坪輋、上水、粉嶺、錦田、元朗至青山一帶,都是香港較廣闊的氾濫平原。可是80 年代新市填大量徵地,當年大埔、元朗及上水/粉嶺徵了4227 公頃土地。而梅窩鹿地塘一帶亦屬於氾濫平原。

內地土壤污染

本地農業沒落,香港在沒有選擇下,倚賴內地供菜。事實上,有內地蔬菜早前被驗出含重金屬量超標,除了重金屬蔬菜,還有鎘大米鬧得滿城風雨。內地於2005 至2013 年進行全國土壤污染狀况調查,至今年4 月中,中國環境保護部和國土資源部發布調查內容,調查結果顯示:

■全國土壤環境狀况總體不容樂觀,部分地區土壤污染較重,耕地土壤環境品質堪憂,工礦業廢棄地土壤環境問題突出

■污染分佈情况看,南方土壤污染重於北方

■長江三角洲、珠江三角洲等區域污染問題較為嚴重

■總耕地中,19.4%污染物超標,當中以重金屬為主

全國土壤污染狀况調查公布:mlr.gov.cn ( 選擇「政務公開」>「公開目錄」> 「公告公示」)

內地土壤污染

內地供港蔬菜農場及加工場逾500 個,遍佈內地多個區份,但當中的信譽農場只有38 個,而且供港菜量相比10 年前,數量更少。例如2003 年在菜統處長沙灣蔬菜批發市場的批銷量達26,676 公噸,2013 年跌至19,338 公噸,主要原因是因內需市場擴大,蔬菜在國內不愁沒有市場。種種因素加起來,怎不叫人擔憂?內地也擔心糧食不夠,推行的農業政策要堅守保留18 億畝耕地(耕地數量紅線)。雖然香港全面復耕也不可能完全自給自足,但有一問題值得反思,香港究竟還有沒有本錢去破壞農地?

小貼士

尋找理想農地荒廢農地土質更佳?

認識不少農夫常為覓地而頭痛,他們可考慮棄耕農地,因為這些農地營養和有機質豐富。鄒教授做過調查,一般常規耕種的常耕地的有機質只有2%或以下,但棄耕1 年後,有機質開始上升,10年以上的棄耕農地有機質達3%以上。鄒教授教路: 「找農地,最好找排水好,附近沒有堆填,農田棄置多年,長滿高野草的。含較多有機質是因農地的生產系統改變,棄耕後,農地長滿雜草,假以時日,或會出現小灌木的生態演替過程。植物在泥土、空氣、雨水吸收的養分,以及枯枝落葉會回歸土壤,在這一封閉生態系統中,使泥土的養分和有機質增加、酸鹼值下降。」

香港泥土污染原因

內地土壤污染嚴重,是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長期累積形成,據內地環境保護部負責人稱,內地正在或將要採取一系列措施加強改善土壤環境保護和污染。包括建立土壤污染責任終身追究機制;加強對涉重金屬企業廢水、廢氣、廢渣等處理情况的監督檢查,規範危險廢物的收集、儲存、轉移、運輸和處理處置活動,以防止造成新的土壤污染。

而香港,一直沒有好好監管,導致泥土受污染。

攝於早前新界東北的綠化帶,農田與貨櫃場近在咫尺,貨櫃場現在變成一塊爛地。(陳劍青提供)

回收業污染鄒教授指: 「政府鼓勵回收業發展,回收廠需大量土地運作,所以政府批出許多新界農地予回收廠,可是卻沒有規限回收廠與常耕農田的距離。兩者沒有緩衝區,若回收廠是回收與金屬有關的物件,重金屬或會滲漏。政府發出牌照時,沒有制定一些操作措施要回收廠遵守,對農田保護不足。例如如何有效回收廠房排出的廢水,如何防止污水滲漏、如何妥善處理回收零件等。政府批出續牌時,應要回收廠遵守一系列針對防止重金屬或污染物污染農田的措施。」

非法亂倒泥頭問題嚴重,不僅填平了有用農地,造成污染,更會令附近在耕農地的水紋改變,或會令渠道淤塞、農地水浸,影響農田的生產價值

變做貨櫃場新界很多地方被填平改做貨櫃場,土地或已受污染

攝於早前新界東北的綠化帶,農田與貨櫃場近在咫尺,貨櫃場現在變成一塊爛地。(陳劍青提供)

人為問題

種不出香港農業的理由

香港的地理環境和氣候適宜耕種,但許多問題阻礙農業發展:

1農夫人口老化,收入不高,少人入行

2昔日的水塘建設,將集水區的雨水引入水塘,可是為耕種而設的灌溉水塘數量不足,導致鄉村灌溉用水減少

3農業80 年代中式微,許多荒廢農地,被發展商買下待價而沽;另有一些祖堂地,未必會出售或租出;還有一些村民棄耕,將農地丟空

 

資料來源:明報

 

 

 

 

明報香港農業復興系列(一)

201407130040097_mingpao_S03_1

[轉自明報] 農業復興(一)

東北要發展、大嶼山要發展,除了高爾夫球場,幾乎每一片草地都要發展。談農業復興的可能性?友人差點噴飯, 「咪玩啦,講呢啲」。

70 年代,香港曾供應本地逾40%的蔬菜,隨人口「發展」,土地「發展」等因素,現在供應量下降至2%,97%來自內地,1%來自外國。有農夫曾說, 「農地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糧倉,不明白為何有政府會摧毁自己的糧倉!」令人擔心,香港的蔬菜、水,將來甚至電力,都倚賴內地供應,萬一有什麼事,香港怎麼辦?以香港現時的政策及農地面積來推算,農業復興有沒有可能?

文: 李佩雯圖    資料圖片、戴毅龍@新界東北style

致力研究及推動香港本土農業發展、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哲學碩士劉海龍問:「你有沒有想過,點解食物咁平?」的確,要種一兩個月的菜心,批發價只約$5 一斤,通菜更平約$3 一斤。「農業值得尊重,為何會被剝削?」又是值得思考、直接與本地農業能否復興有關的問題。

回顧

80年代農業豐收期產值高達15.5億

劉海龍用了三年時間撰寫一份近200 頁,關於農業演變及發展的碩士論文。談到為何支持農業復興,他回想起做研究時出現的深刻場面, 「在塱原的插秧日,有一家人在讚歎印尼姐姐的手藝跟導師一樣純熟,令我回想香港有太多人因產業單一化未能一展所長,鬱鬱而終,某些工業物流也許會因天然資源窮盡或污染而消失。但人類永遠要食,加上世界糧食愈見緊張,香港農業必須復興,我們才能活得有尊嚴。不論是從孕育生命,鍛煉技藝的工作,還是食得安全放心角度考量,都可以有尊嚴的生活,我支持永續模式的農業發展。」回顧香港農業,1940 年至60 年代末,農業能保障社會穩定,戰後人口急升,不少難民和低下階層以務農維生,市區會收夜香,政府處理成大肥給農民。

70 至80 年代初是農業的黃金時代,83 年的農業產值是15.5億港元。與此同時,新市鎮開始大量徵地,如荃灣、屯門、沙田、大埔、元朗、上水和粉嶺。農地使用面積不斷下降,荒置的農地愈來愈多,八九十年代,房地產興旺,內地食品大量輸港,壓低本地食品價格,農夫於廣東投資菜場回銷香港,有更多的農夫棄耕出城打工。

護村反高鐵農業新曙光

1989 年出現了香港第一個推廣有機耕種的農場綠田園,由90 年代末至現在,就是轉型中的都市農業,劉海龍認為,「農地缺乏保護,令農業繼續捱打,不過,2009 年反高鐵護菜園事件,農業重現主流媒體,掀起以農業為中心的想法,重視有機耕種,都市農業跟環境保育重新扣連,例如廚餘回收堆肥,在塱原的水田種米,辦生態保育計劃等。都市農業亦有多種功能,如善用土地資源、食物教育、擴闊經濟基礎、團結社區、減低食物里程。」現在許多年輕人厭倦香港的單一發展模式,選擇踏足農地,找尋自主生活,真心喜歡農耕,有的嘗試做全職,有的享受着半農半X 的生活。

不能全倚賴內地供菜

現在供港蔬菜的主要來源除了廣東,河南,更遠至寧夏等等,蔬菜新鮮程度大打折扣,也令人擔心農藥過量或質量參差問題,菜統處及漁護署早年合辦「信譽農場計劃」,鼓勵參與計劃的農友正確及安全使用農藥,定期執行農場測檢,但根據國家質檢局今年5 月的資料顯示,內地登記供港蔬菜農場及加工場共有501個,而內地的信譽農場目前只有38 個。香港人不能倚賴內地供菜,劉海龍說了更多理據, 「隨着內地愈來愈少人耕種,市民消費力增強,對蔬菜需求有增無減,加上內地一斤等於500 克,香港一斤等於600 克,蔬菜內銷比運來香港着數。現在吃的火龍果淡而無味,可能靚的深圳已賣光,我們吃的是次貨。」內地的天災,亦令香港市民捱貴菜,如2012 年災旱,升幅誇張,12 月中菜心最高批發價為每公斤$20.6,2012 年全年平均價為每公斤$6.14,批發價波動達235.7%。

內地供港菜量下跌

除了天災因素,氣候變化、土壤污染,也導致中國糧食危機,「2007 年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會合作委員會中指,2030 年,中國糧食將因氣候變化減產一成;2013 年全國土壤污染狀况調查方法和數據信息,環保部以『國家機密』為由不公開;國土資源部曾公開表示,中國每年有1200 萬噸糧食遭重金屬污染。」劉海龍發現,內地信譽農場,自1998 年的18 個增至現時的38個,範圍由廣東省增至寧夏,可是現在(2013 年,19338 公噸)的供菜量比2003 年(26676 公噸)的供菜量還要低。「是生產力下跌,還是不賣來香港?種種原因,香港人不要太過大安主義,依懶內地供菜。」內地信譽農場供菜量下跌,漁護署解釋: 「主要原因是內地經濟蓬勃,內需市場日漸擴大,人民消費力強勁,在這樣的情况下,蔬菜在內地不愁沒有銷場,而且售價在折合為港幣後有時甚至比香港的售價更高,故有部分內地信譽農場生產的蔬菜會留在內地銷售。」

全面復耕能自給自足?

說了這麼久,明白依賴內地供菜有危機,那香港有沒有自給自足的可能?答案是一條數學算式而已。

「以2012 年數字計算,現在耕作中的種菜農地達294 公頃,每年生產16,300 噸蔬菜,每公頃每年產量55 ,目前荒廢農地3843 公頃,全面復耕的總供菜量為229,364 噸。全港蔬菜消耗量837,819 噸,蔬菜自給率約1.95%,全面復耕自給率為27%。現在食物約有三分之一遭到浪費,假如沒有浪費下,實際食菜量為558,546 噸,如果雙管齊下,全面復耕農田,杜絕浪費,供應量可達41%。」

全面復耕本地農產量

每年供菜量:16,300 噸種菜農地:294 公頃每公頃每年產量:55.44217687香港目前荒廢農地:3843 公頃全面復耕後的總供菜量229,364.2857 噸

全港蔬菜消耗量:837,819 噸目前蔬菜自給率:1.95%全面復耕的自給率27.38%假若1/3 的食物不再被浪費,全港實際食菜量:558,546 噸雙管齊下的食物自給率可達:41.06%

香港不能完全自給自足,不過相比現在大約只有2%,全面復耕的27%也是可觀的數字。可是,在香港土地是用來發展和起樓的思維下,加上樓價高企的誘因,耕種一年的收入,也未必買得到一個單位的廁所,怎鼓勵人拿起鋤頭耕作?地主亦等收地好過租給人耕田,更多的實際情况是,耕作了多年的老農夫或種田三數年的新一代農夫的農田都被人收地。「要農業復興,最重要是能保障農夫安心耕田,他們慢慢投資和鑽研技術,農作物愈種愈好,有一定收入,是最基本保障。可是,政府一直視農地為土地儲備,許多地主寧願荒廢農地養蚊,好過租給人耕種,免日後收回農地時麻煩。」

水耕vs.在地農耕

十多年前已出現的水耕,近年又流行起來,漁護署與蔬菜統營處合辦環控水耕研發中心,推廣水耕菜苗。現時市面已有多間水耕菜場,主要在温室內配置自動化水耕循環設施、營養液循環系統、抽氣扇控制濕度和溫度等,水耕菜標榜無菌乾淨,慳地方又有菜食,聽上來沒有不好。可是對重視永續、有機耕種的人來說,水耕是在摧毁新界在地農耕。因為香港只容許的小農經濟,展示了環保生態、本土食物供應、城鄉共生的重要角色。支持永續農業農夫袁易天曾撰文表示, 「水耕種植應在哪裏架設?如果在農地做水耕,第一是要破壞農地,鋪水泥或碎石,阻礙雜草生長,以工廠式操作。工廈活化後租金被炒起,如果水耕菜進駐工廈,工廈租金進一步上升。水耕是高碳行為,而且需要使用農藥,使用方式有時是混合在供給蔬菜生長的營養液中,必要時也需要在場內噴灑。」香港政府沒農業政策,許多發展名目在新界農地出現,袁易天甚至認為,如果本土農業興旺,將會導致政府難以收回新界農地水耕菜是政府爭奪農業話語權的伎倆

GDP中,1%的價值

香港以經濟金融主導,哪些行業有價值,看生產總值最實際,農業的生產總值在2012 年只有7.66 億萬元,佔2 萬億GDP 的百分之一也沒有,看似沒有生存價值,劉海龍不認同有些人以生產總值來衡量農業價值: 「錢賺得再多,都靠農民耕田生產,我們才能存活。同樣道理,香港本土農業跟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不應單以生產總值去定奪。在香港現時的發展模式下生存,兩餐溫飽雖不成問題,但生活好像沒有了意義。有些人拿到最低工資,但他們開心嗎?雖然不是每一個人想做農夫,但不要抹殺別人想做的機會。」

農業的價值不能用錢來衡量。

資料來源: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