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香港農業復興系列(二)

201407200040178_mingpao_S03_1

[轉自明報]  農業復興( 二)

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小時候教科書上這樣描述農夫的生活。

工作後多接觸農夫才發現,有些農夫,天未亮便下田工作,有時為了遷就開花時間,半夜摸黑替農作物授粉。

這份工時長、人工低、汗水多的職業,漸漸在「我的志願」的選項中退出,被現實淘汰。

有些心靈雞湯式的人生道理,說出來嫌太老套,但當經歷幾番折騰後, 回頭又會發現,那些教人追尋快樂的,果真是真理。

兩個農夫,一個81 歲,一個27 歲,兩人最大的共通點是,在土地上找到快樂的根源,說來絕對老套,但撇開老套二字,又係喎,自己的生活到底在忙些什麼?

文:李佩雯 圖:陳淑安、李佩雯

農場健果桃源 躬耕樂道四十年自主生活

人稱倪伯的倪錫源,年逾八十,但一點也不像老人家,腦筋靈活,不時反問記者問題,還會跟你開玩笑,我們在室內聊天時,桌上有一副黑色膠框眼鏡,雖是老花鏡,但卻像年輕人的款式,「倪伯,這副眼鏡是你的嗎?」「是啊,你戴上給我看看!」戴上後,視線模糊,仍看到倪伯在笑。倪伯在田裏攀高攀低,身手靈活,他認為體魄強健,是因為農夫生活作息規律,身心健康。

「無公害」方式耕作倪伯在元朗水流田村居住近四十年,一九七八年在這兒養鴨,高峰期鴨隻數目過萬,後來受「禽畜廢物管制計劃」影響,難以營運,九十年代跟漁護署學種菜,在「有機」名稱未流行的年代,倪伯早以「無公害」的方式耕作,初時種菜,後來多種生果,番石榴是倪伯的名物,十九斗半(約140400平方呎)大的農地,雖然有親人幫手打理,但倪伯仍每天落田,凡事親力親為,年中無休。倪伯開鴨場之前,做過不同類型工作,決定開鴨場,套用現代的用語,是希望生活自主。「外面打工經常要跟人競爭,對人唯唯諾諾,做農場就不用看人面色,佢(鴨)唔會同你鬥,但會給你添麻煩。相比照顧子女,要付出更多的愛。」

種果樹工夫多逐個用袋包倪伯一手建立的健果桃源,種有番石榴、黃皮、龍眼、水蜜桃、火龍果、桑子、楊桃、西瓜等水果,亦有瓜菜。相比種菜,種果樹比較輕鬆?倪伯糾正,「一棵果樹種數十年,累積的菌和蟲較多,照顧不好,果樹會死。」而且生果特別受雀鳥、果蠅歡迎,像番石榴、西瓜,便需多花心機,逐個用袋包好。

農場鄉土學社 耕作9個月汗水換來快樂

做農夫, 時刻也有工作要做, 花一朝早清除雜草,弄得滿頭大汗,但可即時看到田裏的雜草被清除掉,工作很忙,但日子過得充實,很開心。」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畢業後的阿手,畢業後,在扶貧機構從事教育工作,大部分時間在辦公室埋頭苦幹,二○○九年在泰國北部工作的經驗,成為人生轉捩點,放棄歎冷氣的工作環境,轉為拿着鋤頭,在土地上尋找另一種生活。

耕田比歎冷氣好「泰國北部的原住民,本來過着自給自足的生活,可惜當地要發展,原住民改種粟米作為豬飼料掙錢,貸款購買機器及種子等,最後負債纍纍,最後連穀種(作為下一次播種的種子)都沒有。」這次體驗,令阿手思考糧食自給的問題,在現今香港的發展問題上,自己擔當什麼角色,可以做些什麼?回港後,阿手到馬寶寶社區農場學習農耕,上了三個月的充實課堂,在戶外對着農作物工作,認為相比在室內歎冷氣,感覺更自在。於是九個月前,便到鄉土學社擔任全職實習農夫。

鄉土學社於二○一二年成立,位於上水梧桐河畔華山村旁。成立的有心人致力推動鄉土教育,希望從農耕、歷史、文化、地理、自然等範疇向土地學習,重新認識生活。鄉土學社有兩個全職農夫,阿手便是其中一人。

農場面積約一萬五千平方呎,農作物產量不算多,主要做街坊生意,暫時不能依靠農產品為生,阿手一星期工作六天,近期兼職替一個藝術展覽做口述歷史工作,幫補生計。

「連街坊也擔心,我們搵唔搵到食?」阿手笑說。

8個月無收入「只專注種好植物」

農夫要看天做人,一場豪雨,農作物會浸死,對倪伯而言,最怕打風,強風會摧毁樹苗,上年農場八個月也沒收入。種生果,收入會否不穩定?倪伯頓時提高聲線:

「我只專注怎樣把植物種好,其他的沒想太多,種得好,自然有回報。一開始只追求利益, 就會失敗。農業是長期抗戰!」倪伯耕種多年,以過來人口脗叮囑,「做農夫,要問自己有沒有耐性?目的和追求的是什麼? 做農夫,要有濃厚興趣才能保持衝勁和耐性。」

經營農場是長久的投資,農夫要長時間觀察農作物才能累積經驗,說到香港的農業,倪伯有點感慨,「農業有前途,但土地沒有前途,假如地主不續租,多年心血就白費掉,附近有幾個農夫遇到同樣的情况。現在很多人追求健康,想吃有機菜,但政府不給我們機會為市民服務。我這個地方都是租來的, 遲早都會發展。」

田原成為社交之地

農夫工作令阿手的生活帶來轉變,早睡早起,天天和陽光玩遊戲,「以前不愛下廚,現在花時間留意農作物怎樣煮才會好吃,和街坊交流心得。」

阿手以往在扶窮機構工作,推動大眾關心邊緣社群,「沒料到, 現在自己也變成邊緣的一群,想做農夫,但現在的政策,做農夫得不到保障,想在農地建設,但又擔心地主不久之後會收地, 現代的香港農夫, 是好無say 的群體。以前更沒有想過,現在的農夫要到立法會抗爭。」在城市長大,當上農夫之後,阿手發覺工作和社交的關係可以如此密切,「以往工作的地方純粹是工作,與社交完全分開,但現在工作的地方亦是社交的地方。」採訪當日,有朋友來探訪他們,農夫在田裏摘下西瓜,大伙兒圍着西瓜期待品嘗,用菜刀切下的一刻,如切生日蛋糕般,換來一陣歡呼聲。記者和他們在田園中吃着仍帶陽光溫暖的西瓜,很甜很甜。

倪伯一天工作4:15 天未光起牀梳洗,準備早餐,煲水冲奶茶,吃麵包

5:00 寫田耕紀錄,記錄昨天的工作

6:00 下田,檢查農作物,澆水除草,一般田間工作

8:00 駕車送孫兒上學。若是周日,便去農墟擺檔

9:00 下田,修理水電、檢查設施

11:00 午飯、睡午覺

14:30 午睡醒來,歎功夫茶

15:00 下田,一般田間工作,如修枝,替瓜果包袋。視乎農作物種類,趁開花時候授粉( 農作物的授粉時間不定,如勝瓜下午5 時許授粉、火龍果夜晚授粉、苦瓜和青瓜凌晨授粉)

阿手一天工作

6:00 起牀梳洗,到石湖墟吃早飯, 「早上要吃飯,否則不夠力氣工作」

7:30 下田,檢查農作物生長情况, 是否可採收? 或要追肥?夏天的雜草生長快速,要花許多時間除草

12:00 午飯、休息、培苗

15:00 下田,一般田間工作,追肥, 落苗、澆水; 若有收成,會外出送貨

19:00 完成一天田耕工作

為何愛做農夫?

倪伯:

「可以令一家人關係融洽, 做農夫一覺瞓到大天光, 沒太多煩腦, 思想較單純,人也健康。這些快樂是做農夫的最大回報,如果時常考慮經濟利益會好失望。」

阿手:

「日子充實,透過農田,能促進鄉郊與城市互動,和友人分享農作物時,都是快樂的時光。」

做農夫最滿足是?

倪伯:

「看着一棵菜,今日高一些,明天再高一些,好開心㗎!吃進口嘗到鮮甜,那種快樂就是回報。」

阿手:

「年初時收薯仔,我們即刻將薯仔切條,開鑊炸成薯條,那濃郁的薯味很難忘。薯條切幾厚才好吃,也是好玩的研究過程。」

做農夫的苦與樂?

倪伯:

「唉,苦就不說了,要自己體驗。至於樂呢,小朋友落田可以周圍跑,自己摘士多啤梨,子女落田幫手,感情係咪好啲呢?一齊食自己種的瓜果, 係咪開心啲呢?」

阿手:

「要日曬雨淋,特別是現在的天氣,下一場雨,然後轉晴,站在太陽下,像焗桑拿; 假如農作物收成少,會感到沮喪。快樂的事有很多,在鄉土學社,就像很多人一起做一件事,猶如教會,但這裏有不同宗教的人,一同work out善。」

喜歡種什麼農作物?

倪伯:

「番石榴, 人棄我取。」

阿手:

「粟米,我們種的超甜粟,落種後一段時間,會在粟米旁放上在豆腐廠收來的豆渣作肥料, 然後再蓋上泥土。」

香港農業的重要性?

倪伯:

「一九九八年時有人問我,倪生,現在人人放棄農耕, 為什麼你仍會投資? 我說:人的生存最重要是什麼?是食,如果無農業,難道我們吸空氣飽呀?

阿手:

一個地方或國家不能糧食自給, 就如沒有了籌碼,容易受人控制。你說農業重要不重要?」

資料來源:明報

 

「農夫關注週」 向農夫們致敬 Credit to Farmers

idea-farmworks

這是「農夫關注週」,雖然是有不少人意識到農夫對社會的重要性,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原來這裡有一個星期是為農夫們而設的?我們每天透過超市和餐館吃掉數以百萬計的新鮮蔬果,而這一切大部份都是經由農夫親手採摘。

諷刺的是,就以美國的情況為例,農夫是在全國最被剝削、收入低的人。這已不是一個種族移民的問題,而是人權問題。

This is Farmworker Awareness Week but how many of us are aware of the critical role of farmworkers much less aware that there’s even a week dedicated to them? We eat 280 million pounds of fresh fruits and vegetables a day—from supermarkets, restaurants, cafeterias and fast food establishments. And all of it is picked by hand.

Ironically these workers are among the most abused and poorly paid people in the nation. As longterm farmworker advocate Eva Longoria says, “This is not an immigration issue. This is a human rights issue.”

「農夫正受到各種不平等對待,從口頭威脅,到身體暴力,甚至是現代奴隸。今天的美國,有一萬多名奴隸在農地工作⋯⋯提高農工的工資在某些情況下可以把問題解決,而其成本, 也只不過是一個百分比……」撰於紀錄片 FOOD CHAINS

農夫都是人,都該擁有其應有的人權和保障。

我們可以改變這一點。支持農場工人的權利和一些為農夫爭取權益的團體,他們努力的為將來戰鬥,而他們的未來,事實上,也是我們的未來。這一週,讓我們重新審視我們對於農夫的態度,他們的雙手養活了數之不盡的我們,他們的應有的權益絕對不應該被剝奪。

“… farm workers face abuses from verbal threats to physical violence and modern-day slavery. There are more than 10,000 slaves working in the fields in the United States Today…raising wages will end exploitation, the cost: in some cases, just a penny more per pound…” quoted from FOOD CHAINS

Farmers, too, are humans.
This week, let’s take a moment to reflect on the hands that feed us, to recognize the contribution of farmworkers to our well-being, and to recognize that that which sustains us leads to their abuse. And that we can change this. Support farmworkers rights and groups like the Coalition of Immokalee Workers. They are fighting to ensure their future, which, is, in fact, our future.
Source: go.asia

香港80後農夫 HK born Post-80s farmer 

Becky 是香港的「80後」, 大學畢業後曾在寫字樓打滾3年, 及後決定回歸農田園, 到成長的地方-馬屎埔-在馬寶寶社區農場當一個不折不扣的農夫。

由零開始, Becky 一步一步的去了解農夫的生活和耕作的一切。在訪問中她被問到為當上農夫而放棄一份穩定的工作, 會不會犧牲太多, 她說:「我並不認為如此。我們掙錢,是為了維持我們的生活。但生活是什麼呢?這是『衣、食、住、行』。而這一切農場都能給我。,我們種植我們自己的食物,跟本不需要購買任何食物。我根本不需要為了生活而去掙錢。」…

原文按此 (內容只供英文) 。 如欲了解有馬寶寶社區農場,請參閱 mapopo.wordpress.com

Post-80s farmer Becky Au gave up a career in the city to go back to her roots and run a farm in her native village of Ma Shi Po in Fanling, running the Ma Po Po Community Farm.

During the interview, Becky was asked if she thought it was too much of a sacrifice to quit a stable job, and she said, ‘ I don’t think so. We earn money so as to sustain our life. And what’s life? It’s “clothing, food, housing, transportation,” and I have everything I need here on the farm— we grow our own food, so we don’t have to buy any. It’s not necessary for me to get paid in order to live.’…

To learn more about Becky’s farm, go to mapopo.wordpress.com (website in Chinese only).

圖片及原文: Asia City Online Ltd
Source: Asia City Online L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