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日報陳曉蕾專欄—綠是彩色:香港好種

201403220060066_apple_E09_1

 

綠是彩色:香港好種

空氣彷彿擰得出水來,霉菌悄悄地蔓生,窗邊的薯仔也長出嫩芽,眉頭一皺,正要丟掉──慢着!春天萬物滋長,正是種植好時機呢。請想像這是農業版的「瞬間看地球」,來,看香港在種甚麼。

種竹笙

租荒廢魚塘

May在粉嶺種竹笙。她很多年前已經搬進鄉郊,又特地去泰國學起草屋,一心希望有一塊地,可以過自給自足的生活,今年她終於租下一個荒廢的魚塘,連着野草蔓生的土地。「可以向夢想進發,好興奮!」她指着地圖細細地念:這裏要種果樹、那裏可以搭一間小屋放農具、魚塘邊可以起樹屋……

她已經準備了幾個星期,收集附近的牛糞、乾草、枯竹枝和葉子,統統堆在竹林下。竹笙是食用的真菌,原本寄生在枯竹的根部,我們吃的是莖部,會散開像雪白的網狀裙子。香港也有野生竹笙,但很罕有,May特地向一位福建農夫買菌來種,種下三、四個月後,泥土會爬滿白絲,再長出一球球的竹笙。「我很快便在竹林種了十包菌種,然後揹着打草機,整理出一條小路通去河邊,連續挑了幾桶水去灌溉。」她說做得起勁,一點也不覺累:「連通勝都寫這是種田的『好日』!」

種粟米

與地主分紅

黃零在錦田種粟米。他滿腹大計,這季起碼要種兩萬支粟米,與物業管理公司舉辦「助養計劃」,住戶來田裏種粟米,平日由農場淋水施肥,收成時住戶再來摘粟米;他又與灣仔的街坊合作,特價賣有機菜給街坊,再由街坊幫手做農務抵銷,種出來的粟米,除賣回給灣仔街坊,還特地推廣到中環直銷;還有,荃灣街市亦開設「自助菜檔」,讓顧客自己拿粟米,自己放錢進錢箱,這樣運作已經半年了,人們比想像中自律,居然有錢賺!

種田沒人手?賣菜沒錢請人?動動腦筋就有。地呢?「我跟地主合作,利潤我七他三,大家一齊搵錢!」黃零語氣有點誇張,但當農夫十年來跌跌撞撞,去年還因為被地主收地,捐失十多萬元的基建設施,才想出這種分紅的合作方案,現時在錦田的農場,佔地超過二十萬呎。

香港不少人種菜,是嚮往田園生活,本身還有正職,或者提早退休不愁生活,黃零有小孩,是小數全職務農維持家計。他開着翻土機,幾天便把田地犁好,粟米先在育苗盤長出來,再把一支支幼苗種到田裏,這次種的是台灣超甜粟米,品種分別有黃色「華珍」和白色「雪珍」,預計5月收成。「一支粟米賣15蚊,如果全部能賣光,嘩,那就發到豬頭!」黃零大笑。

種茄子

天台露台任擇

葉子盛在長沙灣教種茄子。每個月,葉子盛都會來到Good Lab教種菜,過百參加者可免費拿走種子或幼苗。今月除了主講位於太平洋東部的加拉帕戈斯群島的動物演化,還派發了10種茄子幼苗。「在市區無論是天台或露台,一呎盆就可以種茄子,現在種,5月開始有得收,陸陸繼繼可以收到十幾條茄子。」他細細介紹茄子的品種,由最圓到最幼長,最長而尖尾是華東的品種,台灣的長茄子是圓尾。「最圓的茄子就最硬,越長的越綿,華東又長又尖,最軟綿鬆化,蒸茄子、焗茄子,甚至可打成醬。但日本人就會選圓茄來做漬物,泰國綠咖喱也用圓茄。」

葉子盛97年開始在綠田園做導師,2014年來開農場專教人種田,他對耕田技術的要求比很多導師都要高。「你預了被他罵,不要駁嘴!」舊生都會這樣對新手說。為了推廣農法,葉子盛開始在市區定期開班,4月會教種冬瓜。

種薯仔

尋餐廳合作

Ivy在石硤尾天台種薯仔。她是「香港好薯」的召集人,去年秋天,石硤尾創藝中心的「習慣×自然」、油麻地花王、HK Farm、中大農業發展組、八鄉生活館、馬寶寶社區農場、鄉土學社等一起合力種薯仔,雖然最後只種出三、四百斤,沒法達到一噸的目標,但春天又是新開始,大家再接再厲。

Ivy說種薯仔比想像中困難,要勤施肥、淋水,又得小心不要種得太密減少病變,但仍然很興奮:「每一個過程都好神奇,好多新知識!」她希望今季可跟餐廳合作,進一步推廣本地產的薯仔。

3月30日上水鄉土學社開班,家裏發芽薯仔,帶過去種吧!

Profile:陳曉蕾

資深記者,著作包括《剩食》、《有米》、《死在香港》等,相信垃圾都是放錯位置的資源。(leilachan@hotmail.com)

 

 

明報香港農業復興系列(一)

201407130040097_mingpao_S03_1

[轉自明報] 農業復興(一)

東北要發展、大嶼山要發展,除了高爾夫球場,幾乎每一片草地都要發展。談農業復興的可能性?友人差點噴飯, 「咪玩啦,講呢啲」。

70 年代,香港曾供應本地逾40%的蔬菜,隨人口「發展」,土地「發展」等因素,現在供應量下降至2%,97%來自內地,1%來自外國。有農夫曾說, 「農地是一個國家或地區的糧倉,不明白為何有政府會摧毁自己的糧倉!」令人擔心,香港的蔬菜、水,將來甚至電力,都倚賴內地供應,萬一有什麼事,香港怎麼辦?以香港現時的政策及農地面積來推算,農業復興有沒有可能?

文: 李佩雯圖    資料圖片、戴毅龍@新界東北style

致力研究及推動香港本土農業發展、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哲學碩士劉海龍問:「你有沒有想過,點解食物咁平?」的確,要種一兩個月的菜心,批發價只約$5 一斤,通菜更平約$3 一斤。「農業值得尊重,為何會被剝削?」又是值得思考、直接與本地農業能否復興有關的問題。

回顧

80年代農業豐收期產值高達15.5億

劉海龍用了三年時間撰寫一份近200 頁,關於農業演變及發展的碩士論文。談到為何支持農業復興,他回想起做研究時出現的深刻場面, 「在塱原的插秧日,有一家人在讚歎印尼姐姐的手藝跟導師一樣純熟,令我回想香港有太多人因產業單一化未能一展所長,鬱鬱而終,某些工業物流也許會因天然資源窮盡或污染而消失。但人類永遠要食,加上世界糧食愈見緊張,香港農業必須復興,我們才能活得有尊嚴。不論是從孕育生命,鍛煉技藝的工作,還是食得安全放心角度考量,都可以有尊嚴的生活,我支持永續模式的農業發展。」回顧香港農業,1940 年至60 年代末,農業能保障社會穩定,戰後人口急升,不少難民和低下階層以務農維生,市區會收夜香,政府處理成大肥給農民。

70 至80 年代初是農業的黃金時代,83 年的農業產值是15.5億港元。與此同時,新市鎮開始大量徵地,如荃灣、屯門、沙田、大埔、元朗、上水和粉嶺。農地使用面積不斷下降,荒置的農地愈來愈多,八九十年代,房地產興旺,內地食品大量輸港,壓低本地食品價格,農夫於廣東投資菜場回銷香港,有更多的農夫棄耕出城打工。

護村反高鐵農業新曙光

1989 年出現了香港第一個推廣有機耕種的農場綠田園,由90 年代末至現在,就是轉型中的都市農業,劉海龍認為,「農地缺乏保護,令農業繼續捱打,不過,2009 年反高鐵護菜園事件,農業重現主流媒體,掀起以農業為中心的想法,重視有機耕種,都市農業跟環境保育重新扣連,例如廚餘回收堆肥,在塱原的水田種米,辦生態保育計劃等。都市農業亦有多種功能,如善用土地資源、食物教育、擴闊經濟基礎、團結社區、減低食物里程。」現在許多年輕人厭倦香港的單一發展模式,選擇踏足農地,找尋自主生活,真心喜歡農耕,有的嘗試做全職,有的享受着半農半X 的生活。

不能全倚賴內地供菜

現在供港蔬菜的主要來源除了廣東,河南,更遠至寧夏等等,蔬菜新鮮程度大打折扣,也令人擔心農藥過量或質量參差問題,菜統處及漁護署早年合辦「信譽農場計劃」,鼓勵參與計劃的農友正確及安全使用農藥,定期執行農場測檢,但根據國家質檢局今年5 月的資料顯示,內地登記供港蔬菜農場及加工場共有501個,而內地的信譽農場目前只有38 個。香港人不能倚賴內地供菜,劉海龍說了更多理據, 「隨着內地愈來愈少人耕種,市民消費力增強,對蔬菜需求有增無減,加上內地一斤等於500 克,香港一斤等於600 克,蔬菜內銷比運來香港着數。現在吃的火龍果淡而無味,可能靚的深圳已賣光,我們吃的是次貨。」內地的天災,亦令香港市民捱貴菜,如2012 年災旱,升幅誇張,12 月中菜心最高批發價為每公斤$20.6,2012 年全年平均價為每公斤$6.14,批發價波動達235.7%。

內地供港菜量下跌

除了天災因素,氣候變化、土壤污染,也導致中國糧食危機,「2007 年中國環境與發展國際會合作委員會中指,2030 年,中國糧食將因氣候變化減產一成;2013 年全國土壤污染狀况調查方法和數據信息,環保部以『國家機密』為由不公開;國土資源部曾公開表示,中國每年有1200 萬噸糧食遭重金屬污染。」劉海龍發現,內地信譽農場,自1998 年的18 個增至現時的38個,範圍由廣東省增至寧夏,可是現在(2013 年,19338 公噸)的供菜量比2003 年(26676 公噸)的供菜量還要低。「是生產力下跌,還是不賣來香港?種種原因,香港人不要太過大安主義,依懶內地供菜。」內地信譽農場供菜量下跌,漁護署解釋: 「主要原因是內地經濟蓬勃,內需市場日漸擴大,人民消費力強勁,在這樣的情况下,蔬菜在內地不愁沒有銷場,而且售價在折合為港幣後有時甚至比香港的售價更高,故有部分內地信譽農場生產的蔬菜會留在內地銷售。」

全面復耕能自給自足?

說了這麼久,明白依賴內地供菜有危機,那香港有沒有自給自足的可能?答案是一條數學算式而已。

「以2012 年數字計算,現在耕作中的種菜農地達294 公頃,每年生產16,300 噸蔬菜,每公頃每年產量55 ,目前荒廢農地3843 公頃,全面復耕的總供菜量為229,364 噸。全港蔬菜消耗量837,819 噸,蔬菜自給率約1.95%,全面復耕自給率為27%。現在食物約有三分之一遭到浪費,假如沒有浪費下,實際食菜量為558,546 噸,如果雙管齊下,全面復耕農田,杜絕浪費,供應量可達41%。」

全面復耕本地農產量

每年供菜量:16,300 噸種菜農地:294 公頃每公頃每年產量:55.44217687香港目前荒廢農地:3843 公頃全面復耕後的總供菜量229,364.2857 噸

全港蔬菜消耗量:837,819 噸目前蔬菜自給率:1.95%全面復耕的自給率27.38%假若1/3 的食物不再被浪費,全港實際食菜量:558,546 噸雙管齊下的食物自給率可達:41.06%

香港不能完全自給自足,不過相比現在大約只有2%,全面復耕的27%也是可觀的數字。可是,在香港土地是用來發展和起樓的思維下,加上樓價高企的誘因,耕種一年的收入,也未必買得到一個單位的廁所,怎鼓勵人拿起鋤頭耕作?地主亦等收地好過租給人耕田,更多的實際情况是,耕作了多年的老農夫或種田三數年的新一代農夫的農田都被人收地。「要農業復興,最重要是能保障農夫安心耕田,他們慢慢投資和鑽研技術,農作物愈種愈好,有一定收入,是最基本保障。可是,政府一直視農地為土地儲備,許多地主寧願荒廢農地養蚊,好過租給人耕種,免日後收回農地時麻煩。」

水耕vs.在地農耕

十多年前已出現的水耕,近年又流行起來,漁護署與蔬菜統營處合辦環控水耕研發中心,推廣水耕菜苗。現時市面已有多間水耕菜場,主要在温室內配置自動化水耕循環設施、營養液循環系統、抽氣扇控制濕度和溫度等,水耕菜標榜無菌乾淨,慳地方又有菜食,聽上來沒有不好。可是對重視永續、有機耕種的人來說,水耕是在摧毁新界在地農耕。因為香港只容許的小農經濟,展示了環保生態、本土食物供應、城鄉共生的重要角色。支持永續農業農夫袁易天曾撰文表示, 「水耕種植應在哪裏架設?如果在農地做水耕,第一是要破壞農地,鋪水泥或碎石,阻礙雜草生長,以工廠式操作。工廈活化後租金被炒起,如果水耕菜進駐工廈,工廈租金進一步上升。水耕是高碳行為,而且需要使用農藥,使用方式有時是混合在供給蔬菜生長的營養液中,必要時也需要在場內噴灑。」香港政府沒農業政策,許多發展名目在新界農地出現,袁易天甚至認為,如果本土農業興旺,將會導致政府難以收回新界農地水耕菜是政府爭奪農業話語權的伎倆

GDP中,1%的價值

香港以經濟金融主導,哪些行業有價值,看生產總值最實際,農業的生產總值在2012 年只有7.66 億萬元,佔2 萬億GDP 的百分之一也沒有,看似沒有生存價值,劉海龍不認同有些人以生產總值來衡量農業價值: 「錢賺得再多,都靠農民耕田生產,我們才能存活。同樣道理,香港本土農業跟我們生活息息相關,不應單以生產總值去定奪。在香港現時的發展模式下生存,兩餐溫飽雖不成問題,但生活好像沒有了意義。有些人拿到最低工資,但他們開心嗎?雖然不是每一個人想做農夫,但不要抹殺別人想做的機會。」

農業的價值不能用錢來衡量。

資料來源: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