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香港農業復興系列(四)

201408030040105_mingpao_S03_1

[轉自明報] 農業復興( 四)

港人食港菜、捕本地魚、養本地豬……這些概念在七八十年代是常識吧!到了今天,奢望香港農業要回復七八十年代逾40%的蔬菜自給率,是天方夜譚。隨着社會發展,人和土地之間的連結逐漸割裂,這正正是城市人所欠缺的。談復興農業,除了作為本地糧食供應,透視數字背後,還有對生態、對社會、對人文的意義,亦因為這一種覺醒,近年愈來愈多人支持有機耕種,希望土地得以永續發展。

不過,有學者認為香港的有機農業大有進步空間,尤其農夫應加深對土壤、微生物、肥料的認識。

施夠有機肥,為何葉仍會黃?翻土竟會減少泥土有機物?種植如一門科學,懂得微生物、肥料、土壤的特性,好好利用,才有不錯收成。香港有農友在種植過程採用日本EM 菌和Bokashi 堆肥,成功種出超巨型冬瓜。

文: 李佩雯    圖:資料圖片

近十年香港才流行有機耕種,日本、台灣、澳洲等地,有機以外,早已創出不同的自然或永續農法,集合了地理學、微生物學、植物學、生態學等知識在其中。研究土壤學、農業、有機農業及植林生態學的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客座副教授鄒桂昌,支持有機農業,但認為香港的有機耕種做得不夠好,「因部分農夫知識不足,錯用肥料,不了解微生物的角色,而且輪作強度不夠、綠肥使用少、蟲害問題未能解決、政府支援不夠等。」

不可缺少的微生物

世界萬物直接或間接都與泥土有關,至於植物,與泥土更是不可分割,沒有微生物的泥土是死的泥土,沒有生命;肥料讓植物長得更好,當中要靠微生物分解肥料的有機物,釋放養分予植物吸收,三者關係千絲萬縷,互相影響。當泥土肥沃、有機質多,微生物含量豐富,有足夠水分和日照,種出來的農作物自然健康和理想。要做到以上條件,必須認識土壤、肥料和微生物的特性和植物所需元素。

氮、磷和鉀都是植物生長時需要從土壤攝取最多的元素,另外亦需要鈣和鎂等十多種要素。不同肥料所含的三種要素比例不同,要針對植物需要施肥。簡言之,種植菜葉類植物,需氮較多;種果實類,則需補充磷和鉀;如愛種菜,缺氮時葉會變黃,假如過量施含磷的骨粉,葉會因不夠葉綠素而變黃。

日本EM菌種出肥壯蔬果

老農田創辦人葉子盛,愛研究土壤、肥料、微生物及大自然的微妙關係,常運用不同方法種植,如加入Bokashi 堆肥及有益微生物(Effective Microorganism,簡稱EM)。他種的青皮冬瓜,四十斤一個算是小兒科。「日本已有用EM農法種的菜,市面上可買到EM菌,當中加入一些泥土找不到的細菌,種出來的蔬果大好多,四十斤重的冬瓜,只用了小量EM 菌種植。用了EM 菌後,肥料使用相對減少,因肥料能完全被微生物利用,沒有浪費,亦有助令微生物積存在土壤中,長遠來說對農田更加好。買來的EM液,需加糖激化當中的微生物,我會加寶礦力。」而Bokashi是一種製肥方法,藉由好氧與厭氧微生物分解有機物來形成肥料,當建立此生態系統後,及後只需添加有機物,就可以持續分解,產出可讓植物吸收的肥料。

土壤變酸植物孱弱?

土壤帶酸是農夫常見的問題,因為不論使用化學肥或有機肥,也有機會令土壤變酸。許多作物喜歡在中性微酸(pH 值6.3 至6.8 之間)的環境下生長,但酸性過高(如pH 值5.8 或5.5 以下),會令根的活性下降,吸收養分能力較弱,阻礙植物生長。

鄒桂昌解釋: 「化學肥料(無機肥)和有機肥料也存在氮,無機肥的氮以植物直接吸收的形式存在,而有機肥需時間分解,由有機態的氮轉為無機態的氮,兩者氮中的氨態氮會被細菌分解成硝態氮,轉變過程會產生氫離子,讓土壤酸化。」酸性土壤使磷和氮含量下降,有機物較小,也有機會含鋁毒。加石灰(含碳酸鈣)可中和酸性土壤,而增加土壤的有機質,可使酸度減低。有機耕種常在泥土裏加入有機物,有助抑制致酸的氫離子活躍度,讓土壤酸度不會過高,其次,是控制氮肥的使用量。

土壤鹽化影響植物吸水

另一有機會出現的是土壤鹽化問題,代表土壤裏的陰離子較多。化肥或有機肥也存在陰離子,如施肥過多,或慣常以含鹽廚餘作堆肥,會加劇土壤鹽化程度。鹽分愈高,鹼性元素愈高,會令土壤pH 值提高

土壤鹽化會影響植物吸水,導致植物枯萎。但香港土壤鹽化問題不算嚴重,因香港雨水多,陰離子會隨水流走。

有機耕種足夠全球糧食供應?

鄒桂昌教授支持有機耕種,但現實情况下,有機耕種暫時未能滿足全球人口糧食需求,他表示,「美國有研究指,常規耕種改為有機耕種,十年內都追不上常規耕種的產量,雖然有機耕種對環境好,但要養活全世界七十一億人,暫時是不可能。當現時未能完全轉做有機農業時,個人認為,可在常規耕種中加入有機的有用元素,例如將多餘農作物、禾稈草、瓜藤、玉米杆等埋入泥中,增加泥土有機物,釋放養分,當有機質增多,可吸附化肥避免被水冲走,增加肥效,此外亦可種植綠肥。現在內地的常規種植農民,因趕着種下一造作物,常將玉米桿、瓜藤等燒毁,造成空氣污染。」

植物所需大元

氮N

促成植物生長的重要元素,製造蛋白質、植株體,有助養分吸收。(魚肥含氮較高)。

磷P

刺激植物細胞核,促成器官的製造,促進側芽生長, 提升果實產量及品質。(骨粉含磷較高)

鉀K

有維持光合作用能力,促進開花結果。( 海藻肥、草木灰含鉀較高)。

良好土壤5大要點

1 夠氧分

適時適量有足夠氧分供給植物生長。

2 不同類型分佈

最理想的分佈是含40% 沙,40% 粉沙和20%黏土。

3 吸夠水分排氣好

泥土中有較大的空罅儲存空氣,較小的空罅儲存水分,兩者的比例均佔土壤25%。

4 泥土結構良好

有團粒組織,透氣、吸水及排水能力好。要達到這些條件,泥土需有足夠的有機物(不少於3%);有足夠微生物,牠們分解的物質能令沙和黏土組成團粒結構(granularstructure);避免不必要翻土,以免破壞泥土結構。

5 有足夠微生物

這個十分重要,有機物多,微生物隨着增加,加速有機物分解及循環, 改善泥土結構。用化肥長期耕作,泥土有機物不足2%,一般情况下,泥土有機物的理想百分比是3 至6%。如何令泥土增加有機物?鄒桂昌教授教路: 「不過度翻土,因翻土風時會吹走幼粒,幼粒含最多有機物。使用有機肥,如馬糞、堆肥,不含鹽的廚餘等,也有助增加微生物,有機農夫常用的骨粉,另外,種植綠肥。」

巨型冬瓜

EM 液加上豆渣Bokashi堆肥,種出來的青皮冬瓜十分巨型。

減少翻土

避免不必要的翻土,可保持泥土的團粒結構。

加寶礦力

葉子盛在EM 液中添加寶礦力或洗米水等,激化當中的微生物。

資料來源:明報

明報香港農業復興系列(三)

201407270040021_mingpao_S03_1

 

[轉自明報] 農業復興 (三)

英文有句諺語「you are what you eat」,譯作中文的意思就是「人如其食」,從一個人偏好的食物,多多少少能夠猜測他的生活習慣和性情。不過,套用在蔬果身上卻不管用,一棵蔬菜,究竟是吃化肥還是有機肥長大?一時間難以看出來。

化肥沒有毒,但有機肥為泥土帶來更多益處,讓農田、生態環境和糧食供應走得更遠。有機農夫可購買現成的有機肥料或製作堆肥,香港有一位農夫,更推崇綠肥,把特定種類的植物變成肥料,為下一批農作物提供養分。相比化肥,綠肥種的農作物,雖然樣子沒兩樣,但它們在天然環境下成長,與農場中其他生物共同生存,吃菜,不僅只好吃與不好吃而已。

文、圖 李佩雯

香港沒有農業政策,本地農夫但求安心耕種,卻一地難求。有農民透露,現在租農地,地主只肯簽約兩三年,之後會否續租,仍是未知之數。而且可租的農地不大,香港的農場多屬小型生產,除了純粹種植有機農作物的有機農場,近幾年亦興起休閒農莊,生產有機農作物之餘,兼辦工作坊、生態導賞等等,讓市民親親大自然,亦可幫補收入。在香港,想單純地當一個農夫,也只能在掙扎中求存。香港農業,趨向有機耕種發展,「無農藥嘛,食得安心啲!」市民買有機菜不外乎這個原因。對本地農夫來說,內地供港蔬菜價格低廉,難以競爭,改種有機菜成為出路,也有愈來愈多農夫意識到要善待地球,尊重自然生態。原來,石油資源的限制對耕種模式亦有一定影響,土地正義聯盟執行委員劉海龍說,「因為粗放式農業的化肥及大型機械都靠石油提煉及推動,油價貴已經令化肥價格上漲及機械運作成本大增。」他認為有機耕種終有一日會取代常規種植。

有機耕種,不僅是不用農藥和化肥,生產者應以尊重環境的方法生產、處理及加工,關心的不單是產品本身,更要重視生產至銷售的整個過程,是否符合有機精神。有機耕種對人、環境和生態都好,這說法沒錯但很籠統,在微觀角度下,這種順應自然的耕種方法,究竟好在哪裏?

打鼓嶺一個農場,沒有搭帳篷防蟲防鳥,為蔬果擋風遮雨,亦不見稻草人、假麻鷹等裝飾,園主自豪地說: 「我希望自己種的農作物在天然環境下成長,所有生物可自由出入農場」。這片農地名為明園農場,耕種了64 年,現在的園主余榕生是第三代傳人,由祖父一輩已在此種菜,家業傳到他手,2007 年開始改種有機菜,他認為,作為農夫,對大自然應該好一點,要重視生態平衡。「翻土時,會有許多雀鳥在吃蟲,為何牠們會吃農作物?因為沒蟲可吃。所以在我的農場任何生物可自由出入,大自然自有一套法則維持生態平衡,生物也會互相制衡。」

帶氮氣入土分解養分

許多有機農夫會自製堆肥和購買現成的有機肥料使用,余榕生鍾愛用綠肥。每年夏天,農場放眼是一片綠,土壤上種滿綠肥。

綠肥是指某一類作物,待它們長到一定大小後, 整株犁入土壤中,令土地肥沃。用來做綠肥的通常是豆科類植物,如綠豆、田菁、大陽麻、苜蓿、豌豆、三葉草等。綠肥能把空氣中的氮帶到土壤裏,當根部在土壤分解,氮素便會釋放出來供其他作物利用, 補充土壤所需的養分和有機質、改善土壤結構、中斷病蟲害周期,更可增加微生物多樣性等等好處

綠肥需在嫩綠、未結子時翻入土壤之中,一般是翻到離土面不超過數吋之深,即下一造作物根部生長的地方,亦是微生物最活躍的區域。綠肥翻入土壤後,要待兩至四星期時間分解,才可種下一批作物。

補充肥力下批靚啲

綠肥在農地上種植,豈不浪費農地?余榕生解釋,夏天因雨水多和氣溫炎熱,是一年之中比較少收成的季節, 「眼前的茄子,因為一個颱風都隨時bye bye。」所以他趁這段時間種植綠肥,「主要是提供和補充土壤中的肥力,下一批農作物不用額外添加肥料,使用綠肥,在我心目中農作物靚啲,不比使用其他有機肥遜色,也不用擔心下雨天綠肥會被冲走。」綠肥另一好處是節省成本,「打個比喻,以前整個農場要買3 噸有機肥(2 噸作基肥,1 噸用來追肥),花大約8000 多元,但購買綠肥種子只需1000 元。農場現在會預留小量有機肥料作後備用, 農作物缺肥才用來追肥。」

太陽麻開拓深層土壤

眾多綠肥植物中,余榕生愛種太陽麻,因其特性耐熱耐罕,根部能縱深生長,有助開拓深層土壤,鬆化泥土,土壤深層的養分供農作物吸收, 而且種了太陽麻,沒有雜草生長

余榕生的一套有機農法,曾在2012 年的優秀認證有機農場比賽中獲三項冠軍,包括最佳認證有機農場大獎、有機養分管理大獎, 以及有機防治蟲害管理大獎。

微觀有機肥

農場有不同作物,鳥兒昆蟲自由地飛,泥土下,是另一個世界。土壤中含有空氣、水、礦物質、有機物質,以及多種微生物。微生物以有機物質為食物,製造供植物吸取的養分,只有好好地保護和滋養土壤,農作物就能茁壯成長,因此泥土的微生物對植物成長至為重要。

有機耕種本是源遠流長的耕種方式,近數十年,人類大量使用化學農藥和肥料,在常規種植中,農夫以化學肥料替植物施肥,令植物快高長大,提高產量,但化肥是無生命的化學劑,無助增加有益微生物數量。據綠田園基金的資料顯示: 「多數化肥的養分不均,植物仍需要從泥土中吸收其他養分,在不斷提取,補充不全面的情况下,泥土變得愈來愈瘦脊,唯有倚賴更多的化學肥補充,造成惡性循環。而植物未能吸收的肥料,會被冲入河道或地下水中,養分會令到水裏的藻類大量繁殖,耗用水體內的氧氣,令水裏生物窒息死亡。」中文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教授張建華補充, 「化肥沒有毒,植物分不出是有機肥或化肥,有機肥要靠微生物分解成無機物,植物才能吸收,化肥能直接讓植物吸收,同樣能生產高品質的農作物。化肥過量使用,才會對水或土壤的有機物有影響。」有機耕種不能使用化肥,農夫可購買現成的有機肥(如花生麩、骨粉、雞糞和牛糞),亦可自製綠肥和堆肥,成本低,卻好處多多,能補充土壤所需的養分和有機質等等。

堆肥 Composting 抵禦蟲害

是有機耕種中重要的一環,農夫把禽畜糞便、樹葉、雜草、棄置菜葉等,堆在一起或放在桶內,透過不時翻動加入氧氣,以助微生物加速分解。堆肥是一個自然的生物降解過程,物質經微生物分解後,會產生一種類似腐植質,含氧分和有機質的肥料,優質肥料是深色、易碎、似泥土。堆肥好處是動植物廢料能循環再造,增加土壤中有益的微生物量、改善土壤結構與保水能力,種出能抵禦病蟲害的農作物

有機耕種3種操作模式

除了使用綠肥和堆肥外,有機耕種還有其他的操作方式,大家互相緊扣,達至各式物種在平衡的生態系統中和諧並存,促進土壤肥沃,令農作物茁壯成長。

間種 Companion Planting

農夫把兩種或更多不同種類的作物種在附近,生長時產生互利關係。例如長得較高的植物替脆弱植物檔風遮蔭,部分香草植物散發驅蟲香味,減少蟲害。

覆蓋保護 Mulching

在土壤上鋪一層木片、稻草或堆肥等有機物質,避免雜草生長,保持土壤濕潤和溫度平均,亦可保持果實清潔。它們分解後可變成有機物質,令土壤更肥沃。

輪作 Crop Rotation

在每一個種植季節內,在某一幅耕地上輪流種植不同農作物。病蟲害通常有特定的寄主,輪作模式耕種,可減少病蟲害不斷循環繁衍,亦令土壤生態系統中的有益生物更加多元化。

資料來源:明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