蟹王蟹后

skypost 1116
大閘蟹是毛蟹的一種,在中國的美食中,有「蟹中極品」的美譽。想起數年前品嘗過一餐「北海道長腳毛蟹宴」,其中一道是蟹肉汁蒸水蛋,鮮味的肉質蘊含了海水的鹹香,混在蛋味濃郁的水蛋中,嫩滑無比;還有其他以蟹肉為主的菜餚,簡直是天下間之美味,至今仍念念不忘,回味無窮。
生長於湖中的大閘蟹,與生於海水中的北海道毛蟹相比,我覺得大閘蟹較為寒涼,蟹膏甘腴,味道亦最霸道,簡直是蟹之王者;而北海道毛蟹則味鮮而軟滑,每一梳蟹肉猶如皇后的勝雪肌膚,教人珍而重之的放進嘴裏。無論是蟹王蟹后,兩者都是我的至愛。
人的體質有一半是天生的,而大部分食材屬性則先天已定,例如:薑、胡椒、韭菜和蓮藕等屬於溫熱;冬瓜、芥菜、西洋菜及生菜則屬於寒涼,此等食物即使加入薑來烹煮也只能稍稍辟寒,對改變其先天屬性的作用不大。
所以,主婦們在家中料理時選擇用料,除了講求新鮮健康外,最好還要配合家人的體質,否則家人的毛病多多,卻又摸不着頭腦,最後藥石亂投便麻煩了。
原文刊登自晴報

吃大閘蟹不忘喝薑茶

skypost1102
記得仍在職場活躍時,每當到了大閘蟹當造時,朋友圈中便會互相請吃蟹,形形色色的蟹宴成為老饗們每年秋冬的盛事。
年輕時人欺病,當年狂吃大閘蟹也沒有甚麼大反應,因為我醉翁之意不在蟹,而是那難得的朋友聚會,品嘗美食之餘,再加上芬芳撲鼻的陳年花雕,雖然只是淺嘗已樂不可支。
縱然蟹宴的主角是大閘蟹,但我最欣賞的反而是那杯濃濃的薑糖茶,當人人專心吃蟹時,我就全情品茶,感到胃子和整個人都很和暖、舒服。當時我並不知道自己原來是一個風重的人,大閘蟹是大寒之物,體質虛寒的人如我,實在不宜吃得太多。長期在外地後回港生活的我,自然不知道箇中道理,若非當時貪戀薑茶,吃蟹前已喝飽了八分,我定必會大快朵頤。
不過,每次蟹宴即使我吃得並不多,回家後仍會咳嗽和有白痰,但很快便好轉,所以當時沒有多加理會,想必是那些薑茶發揮了作用,否則我真不知道要咳到甚麼時候!
原文刊登於晴報

大閘蟹只宜淺嘗 Hairy Crab Season

20151026

秋天令人食指大動,一來海鮮超級肥美,蠔、蜆、蟹、秋刀魚等等質優而且量多。
素食者也能大感動,栗子、南瓜、蓮子、芋頭、番薯、蓮藕、秋葵等等都適時當造,不論你喜歡吃又或煮都一定會愛上秋天。
大閘蟹是很多香港人深愛的河產之一,但是否適合食用?據說,歐洲還有天然生長的純種大閘蟹,味道略遜中國的。
美國早前發出警告,呼籲國民不要食用蟹黃及蟹膏,因為紐約的河水受到工業污染,內臟、蟹黃及蟹膏正正就是化學物質積聚之處。至於中國出產的,多年來一直被揭露河水污染、濫用抗生素及激素、使用禁用農藥氯黴素或鎘超標、使用化學劑漂白蟹肚等等,只能留給勇者享用。
若非污染、食安問題,重陽後吃大閘蟹就最肥美了。蟹黃、蟹膏不過量食用也無害。因為蟹黃只是卵巢和消化腺;而蟹膏亦只是公蟹的副性腺及其分泌物,兩者都含豐富的蛋白質,但同時亦含膽固醇,所以只可淺嘗。所謂「九雌十雄」,就是於農曆九月吃雌蟹、農曆十月吃雄蟹。白烚最能帶出鮮味,搭配鎮江醋及紫蘇薑茶則可以驅寒。
(本欄逢周一刊登)

原文刊登自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