晴報專欄 –台灣種植的永續咖啡豆

剛從台北休假回來,終於品嘗到「生鮮」的精品咖啡。除了部分要熟成的品種,大部分咖啡生豆經常因儲存時間及方法而影響了風味,所以今次專誠到台灣品嘗當地栽種、處理(水洗、日曬或蜜處理)的在地生產精品咖啡。

台灣曾經是東亞最大的咖啡豆生產地,日佔重光後失去了穩定的市場,而且當時未有內需,所以一度式微。到了1999年的921台灣大地震後,有心人思考如何協助災區復甦經濟,於是從雲林古坑、南投國姓鄉、屏東、九分、嘉義等,都有農戶先後加入種植咖啡樹,到了2016年已突破1,104公頃。

精品咖啡追求的是獨特風味,台灣能夠組成當地農民跟咖啡豆烘焙師、咖啡師等職人的合作,從品種至處理手法都得以改良,令台灣咖啡走出國際舞台。我一直最欣賞from farm to table的精神,咖啡則有from seed to cup,關顧的是自然生態、永續發展、農民生計及咖啡的品質。在自己品嘗不同果香、花香、酒香的風味,享受酸、苦、甜的轉變過程,及驚喜的aftertaste的同時,我們好應該把值得欣賞的東西留給下一代。

原文刊登於 晴報

南韓一年投注千億台幣 免費友善食材校園供餐

「韓國現已是『三農崩潰』的重症患者,農民高齡、農村貧窮、農產價格低重重打擊韓國農業。」韓國農漁村社會研究所所長李宰郁如此闡述韓國農業現況;不僅從農人口僅占總人口的5.5%,甚至平均農戶年齡為66.5歲,農業生產額更僅占全國總生產額的1.9%。農政課題已然成為南韓總統文在寅上任後的重要課題。

為了拯救農業,南韓政府在三、四年前努力以國中、小校園午餐作為提振農業之拉力,一年投注四兆韓元(約1100 億台幣)提供學童友善環境營養午餐,頗具成效。

 

韓國營養午餐9成9為國產食材,如何做到?

目前台灣國內光要推動「校園午餐採用四章一Q國產食材」就已經寸步難行,學校、業者紛紛喊難。而南韓國中、小如何一舉做到免費校園供餐幾乎九成九都是國產食材、甚至採用友善食材已是「普遍情況」?

為確保食材安全、學校供餐正常,李璸琶表示,南韓部分家長主張修法、擬定地方自治條例,要求學校直營校園供餐、設置地區供餐支援中心;現更發展到串聯生產者、走向「友善食材校園供餐」。

而今,南韓中央、地方政府每年撥給4兆餘元(折合台幣約1066億元)經費做為學校免費供餐財源,「不僅如此,學校直營營養午餐比例更高達97.9%。」由學校管理校園午餐的自主性自然高;相較台灣有公辦民營、公辦公營、自設廚房、以及中央廚房四種供餐模式,各縣市有不同收費標準,南韓校園供餐情況明顯單純許多。

子健康就是農業希望

李璸琶以南韓首爾市城北區友善食材校園供餐系統,說明友善食材採購、監督運作機制:目前該區學校午餐所採購的食材主要為米、泡菜、水產物、畜產品,而米、泡菜及水產物經教育廳(相當於教育部)、學校、專家、家長試吃品評後,會選定一供應來源共同購買,「像首爾有61所國中、小、高中,就會共同跟該產地購買農產品。」農民知道自己是在跟整個市區交易,也會更安心、用心生產農產品。

台灣營養午餐將扮演何種角色?

南韓已經將校園午餐視為義務教育,因此不僅由政府統籌食材管理,教育廳也有編列專責人力負責相關業務;但台灣「校園午餐採用四章一Q國產食材」政策推動至今,農委會已經一肩扛起食材源頭管理責任,但卻不見教育部所扮演的角色,甚至校園午餐主管機關國教署只有兩、三人在負責校園午餐業務,難免吃緊。

「我們現在應該要想,校園午餐到底是該做的事、還是代辦的事。」高嘉鴻表示,如果是該做的事,教育單位是否該思考多編列人力負責相關業務,「畢竟食材是要進入校園,教育單位總該把關。」否則若要農委會身兼發標章、監督食材兩種工作,多少有「球員兼裁判」的壓力。

本文為節錄版,原文刊登於 上下遊

稻米爆谷

20160321

上星期與家人到台北吃喝玩樂,休養生息。一直很想去的「食養山房」,但這次因太遲行動而訂不到位。幸好我們抽了兩天時間到宜蘭,試了「掌上明珠會館」。雖然兩家的風格截然不同,後者未有「食養山房」藏於山中的隱世禪味,但也是遠離人群,靠着農田,整個會館建築群亦設計優雅。
重點當然是食物,台灣的養生菜式常常夾雜着中、日味道。「掌上明珠會館」也是主打和食,無菜單,而是用當日最新鮮的食材創作特色料理。
我對食的要求很簡單,在地,即新鮮便可。從前菜至刺身都讓人吃得開懷,來到一道帶子、鮮筍伴以幾束稻穗烘成的爆米花束(爆谷),更為我們帶來驚喜。
平日食用的爆谷是以粟米粒造成,很少有機會吃到由其他穀物類製成的爆谷。但原來只要條件合適,爆谷不一定只有粟米,它可以是小米、藜麥、高粱、莧菜籽、稻米等。需要的條件就是有較硬及鎖水的皮層(莢),以及含濃密澱粉的內部結構。當加熱時,穀粒內會產生壓力造成微小的「爆炸」,變成了爆谷。

原文刊登於 晴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