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菜頭富營養但偏寒

最近與友人在意大利餐廳吃午飯,頭盤是salad bar buffet,她拿着一大碟沙律,歡天喜地告訴我有多喜歡吃紅菜頭(Beetroot),還接着問︰「你對健康飲食有研究,為甚麼只拿一點紅菜頭,那不是很有營養的嗎?」

從西方營養學來說,紅菜頭的確富含多種維他命和礦物質,但是從中醫的角度看,它卻是偏寒的食材!

還記得大女兒八個月大時吃米糊,我因為希望想令米糊更有營養和味道,便常常把紅菜頭打爛混入米糊中。吃了一段時間之後,女兒開始常常生病。於是我帶了她去看中醫,中醫感到奇怪,為甚麼女兒的身體會偏寒呢?通常小朋友的體質應該較熱才對。

於是醫師問我女兒平常的餐單是甚麼,發現我常給女兒吃紅菜頭,便對我說紅菜頭較寒涼,不能多吃。結果,我改了女兒的餐單後,女兒的體質也漸漸變好了。

其實女士們的體質大多偏寒,因為經常進出冷氣場所,所以我現在除了留意食物的營養之外,更學習了解食材是屬陽還是屬寒,希望能為女兒的身體健康打好基礎!

原文刊登於晴報

 

解決全球飢餓有辦法? 科創強國芬蘭科學家「憑空」煉人造蛋白質

芬蘭國家技術研究中心(VTT Technical Research Centre of Finland)最新發佈,當地的科學家成功以電力將空氣「煉成」蛋白質營養粉,有望在將來協助解決世界各地長久以來面對的糧食短缺問題。

來自拉彭蘭塔科技大學(Lappeenranta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與芬蘭國家技術研究中心(VTT Technical Research Centre of Finland,簡稱VTT)的科學家利用特製的生物反應器(bioreactor)以電力(electrolysis )將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水以及微生物,轉化成一種單細胞蛋白質為主的營養粉。

與研究的VTT科學家Juha-Pekka Pitkänen表示:「未來,這項科技可以在例如沙漠與其他面對飢荒的地區應用。長遠來說,未來能以再生能源(如太陽能)產生電力製成蛋白質,將可用於食用及製成產品。這種混合物的營養非常豐富,有50%是蛋白質,25%是碳水化合物,其他成份為脂肪與核酸。」

資料來源: 香港01 Global Citizen

圖片: 芬蘭國家技術研究中心(VTT Technical Research Centre of Finland

南韓一年投注千億台幣 免費友善食材校園供餐

「韓國現已是『三農崩潰』的重症患者,農民高齡、農村貧窮、農產價格低重重打擊韓國農業。」韓國農漁村社會研究所所長李宰郁如此闡述韓國農業現況;不僅從農人口僅占總人口的5.5%,甚至平均農戶年齡為66.5歲,農業生產額更僅占全國總生產額的1.9%。農政課題已然成為南韓總統文在寅上任後的重要課題。

為了拯救農業,南韓政府在三、四年前努力以國中、小校園午餐作為提振農業之拉力,一年投注四兆韓元(約1100 億台幣)提供學童友善環境營養午餐,頗具成效。

 

韓國營養午餐9成9為國產食材,如何做到?

目前台灣國內光要推動「校園午餐採用四章一Q國產食材」就已經寸步難行,學校、業者紛紛喊難。而南韓國中、小如何一舉做到免費校園供餐幾乎九成九都是國產食材、甚至採用友善食材已是「普遍情況」?

為確保食材安全、學校供餐正常,李璸琶表示,南韓部分家長主張修法、擬定地方自治條例,要求學校直營校園供餐、設置地區供餐支援中心;現更發展到串聯生產者、走向「友善食材校園供餐」。

而今,南韓中央、地方政府每年撥給4兆餘元(折合台幣約1066億元)經費做為學校免費供餐財源,「不僅如此,學校直營營養午餐比例更高達97.9%。」由學校管理校園午餐的自主性自然高;相較台灣有公辦民營、公辦公營、自設廚房、以及中央廚房四種供餐模式,各縣市有不同收費標準,南韓校園供餐情況明顯單純許多。

子健康就是農業希望

李璸琶以南韓首爾市城北區友善食材校園供餐系統,說明友善食材採購、監督運作機制:目前該區學校午餐所採購的食材主要為米、泡菜、水產物、畜產品,而米、泡菜及水產物經教育廳(相當於教育部)、學校、專家、家長試吃品評後,會選定一供應來源共同購買,「像首爾有61所國中、小、高中,就會共同跟該產地購買農產品。」農民知道自己是在跟整個市區交易,也會更安心、用心生產農產品。

台灣營養午餐將扮演何種角色?

南韓已經將校園午餐視為義務教育,因此不僅由政府統籌食材管理,教育廳也有編列專責人力負責相關業務;但台灣「校園午餐採用四章一Q國產食材」政策推動至今,農委會已經一肩扛起食材源頭管理責任,但卻不見教育部所扮演的角色,甚至校園午餐主管機關國教署只有兩、三人在負責校園午餐業務,難免吃緊。

「我們現在應該要想,校園午餐到底是該做的事、還是代辦的事。」高嘉鴻表示,如果是該做的事,教育單位是否該思考多編列人力負責相關業務,「畢竟食材是要進入校園,教育單位總該把關。」否則若要農委會身兼發標章、監督食材兩種工作,多少有「球員兼裁判」的壓力。

本文為節錄版,原文刊登於 上下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