識食便惜食

japaneat

大家可曾試過吃到一些好味到連一滴汁都唔想嘥,直頭有衝動想賴碟的經驗? 而一間好的餐館總能把份量安排得恰到好處,讓你把碟子清光,然後反複再三回味,是三年又三年的再三年後都回味。

這就是我時常要回到日本鄉郊的原因,只有在糧食生產的地方,才能吃到最新鮮原味的食物,亦只有接近務農者,才知道什麼是最當造豐收,而他們亦能為你造出最簡單最有營養及一吃難忘的菜式。

任何時候都要緊記「地產地消」四字。如淡路島出產紅葉鯛、洋蔥、龍蝦、海螺等,比較優質的旅館都會為你安排最合時節的美食。

food1

岐阜縣的下呂溫泉區,食材豐富,更有下呂特産米『龍の瞳』,而廚師更把豉油的液體狀改變,看似蠶豆的又不是豆,很有趣的一餐傳統加創作懷石料理。

日本的法國菜一直也驚喜無限,因為食材新鮮,廚師亦多曾飛到法國受訓,在香港同等價錢在日本吃的更鮮美。直島的Hotel Benesse House  Terrace Restaurant 海の星的法國菜,一邊欣賞著瀨戶內海的景色,一邊品嚐鮮魚料理,絕對是人生十大享受之一。

japanfood2

惜食難行

為什麼忽然會想這些呢?因為最近我在再三思考提倡惜食的較好方案,由於平日多在學校「傳道」的原因,一直覺得分析利弊、給予數據的效用實在不大。只有少數 幸福小孩有家長提供良好的生活教育或孩子自己較開竅,會對社會議題較有反應。大部份孩子目前仍是對浪費、貧窮、健康、疾病、將來、糧食戰爭、氣候暖化等, 未能直接聯繫上。

而成年人呢? 生活於大城市如香港。我們隨時要什麼便可以買到什麼,大部份人對這種隨手可得的生活模式已習以為常。在快餐店買一個漢堡包餐,有包有薯條有汽水,一般市民也能負擔,甚至覺得很便宜,而且能夠每天隨時享用,所以經常性的吃剩薯條、汽水,對大家的生活一點也沒有影響。假若是一餐幾百元的高級burger呢? 情況便有可能不同了。因為你知道你吃的是黑毛和牛、薯條也是由100%的一級薯仔即叫即炸。而你亦知道自己不是富二代,不會天天幾百吃一個lunch。因此,吃剩的機會率基本是零,而你甚至飽都會繼續吃到一粒芝麻都無剩。情況就似已經失控的Fast Fashion,買、掉、買、掉,已經成為不少人的生活習慣。所以近年Vivienne Westwood 也在積極推動買好質料好設計著一世。

惜食的人很有福

我們現在要學習惜食,是因為我們生活較為富庶。我曾經探訪過的真正基層家庭,由於生活貧窮,他們根本沒有浪費食物的空間,所有食材都會被用盡。當你能夠輕易掉去食物,證明你的生活已屬於富足。

基於不是貧窮的前提,我認為令平凡的食物變成美食,是一個很可行的方法。孩子不吃蔬果,是因為加工食品的化學調味、外出用膳的濃味習慣,令他們覺得平凡的蔬菜淡而無味。自少訓練味覺,讓孩子認識原味、鮮味,令他們長大後懂得選擇食物,是最基本的第一步。

作為青少年或成年人,我們也可以進行味蕾再培訓,多吃新鮮原味食材,認識食物的基本原味,盡量少吃加工食品,增加味蕾的敏感度。此外,加強自己的烹飪技巧,令菜式多變、食材搭配有新意,按食量烹調,好吃的食物便不會掉。而各位「有心人」減少浪費食物比活捉一些動物去放生更功德無量。因為食物的種植、飼養、生產、運輸、烹飪、堆填都在製造碳排放,產生溫室氣體,破壞環境,減少浪費食物幫人又幫自己。

原文刊登於新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