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又過年

whitecarrot

兒時,農曆年的惡夢是被迫去長輩親戚家拜年,少不更事又怎會明白拜年的意義。傻傻呆呆穿越一個又一個長輩的家中,百無聊賴地望著電視年覆年唱著好一朵迎春花呀呀、財神到財神到好走快兩步的節目,每年主持人都叫現場或電話參加者說一句新年祝福語,而總會有人啞口無言,不知如何是好。每年不論是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都是千篇一律的節目。印象中拜年就是如此。當然利是我是從不抗拒的,正所謂為善最樂、福有攸歸,往後一個月有多少洗費真是還看今朝。人大了,拜年已經與我無緣。不過過年總是一家人齊齊整整的過,由早到晚在家煮在家吃在家煲電影,總之遠離人群,才得到新年的真正平安快樂。

過年少不免準備一些食物好過冬,特別是我等喜歡宅在家中的過期廢青,所以我家通常會預先訂好菜肉魚,又預先製作賀年糕,總之一定在新春吃飽飽。在眾多賀年糕點中,我最喜愛的是蘿蔔糕,有句民間智慧說:「冬吃蘿蔔夏吃薑,不勞醫生開藥方」。順應時節的吃法總是對身體有益處。白蘿蔔於初冬開始合時,由於冬天寒冷 (雖然現在天氣不似預期,但凍僵總有機),我們慣性會吃多些火鍋 (又其實香港人一年四季也吃火鍋),或牛、羊等比較燥熱的食物暖暖身。

性寒的白蘿蔔的作用就是用來平衡一下此等燥熱。但吃白蘿蔔有很多禁忌,例如不會與補氣益氣的食物如人參、花旗參等同吃,因為會浪費了補益氣的功效。白蘿蔔與紅蘿蔔亦不宜同吃,因為紅蘿蔔有抗維他命C的分解酶會破壞白蘿蔔中的維他命C。白蘿蔔亦不宜與木耳同吃,因為有機會導致皮膚敏感。但白蘿蔔也有好朋友的,包括豬肉、豆腐。當然吃東西是要因應自己的體質,中庸之道、不多也不缺才能身體健康。

香港較常買到的白蘿蔔多來自中國、日本或韓國,當然亦有少量本地。但白蘿蔔其實有很多品種,單是日本也約有12 種。而我最喜愛的是京都聖護院的蕪菁(かぶ),為了品嘗京都聖護院出產的蕪菁,每年秋冬必要到京都一轉。蕪菁是球形的、似蘿蔔,數量不多少有出口。除了新鮮吃放湯、煮菜,千枚漬(Senmaizuke)是一個我很喜歡的食法,放入冰袋可帶回香港。

今年也先後整了四底蘿蔔糕來應節,同樣是用了日本蘿蔔。很多朋友喜歡中國蘿蔔認為蘿蔔味較重,但我個人更喜歡日本的白蘿蔔,因為更多汁、更清甜、無渣,一半刨絲、一半切粗條,便能在吃蘿蔔糕的同時,品嚐到白蘿蔔的美味。

原文刊登於新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