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稅

sugartax

今次Jamie 是以一個父親的身份,寫信給英國首相卡梅倫,建議他全國性地推出 糖稅 ,以減少英國人每日吸收添加糖的份量。Jamie更率先在自己的餐廳試行,自上月起對所有添加糖的飲品加收1 元的費用,以支援醫療及飲食教育的工作。

另外,Jamie 亦提出電視台應該於黃金時段禁播垃圾食物的廣告,以免潛移默化影響兒童的選擇,並要立法推出更明顯及更易讀的食物標籤,以指出多少茶匙糖的含量,讓公眾更易選擇適合自己的食物及飲品。

糖稅有實效

其實, 糖稅 並不是新鮮意念。法國及墨西哥等國家先後試行,其中墨西哥於 2014年向含糖飲料徵稅 (墨西哥單是可口可樂,平均每人每年喝掉745份,是全世界飲最多含糖飲料的國家),以每升收取1比索(約8港元)的稅項,實行一年已令含糖飲料的銷售量減少6%。不說不知,墨西哥人竟然讓嬰兒喝可口可樂,而且是相當普遍。

相信大家也能想像,加稅、反糖必定帶來極大的反對聲音。食品工業第一時間大反擊,認為Jamie 多此一舉,認為子女的健康應由父母決定,父母如認為健康重要會作出選擇,根本無需加入 糖稅 ,消費者會自行決定。此說法即是:你無學識,你不懂選擇是你個人的事。又或是父母要給予子女毒品,與毒品制造、供應無關,是父母的問題。

事實是有不少研究亦發現,由於加工食品大量生產、用料不足、添加多多,因此加工食品的價格往往比新鮮食物更便宜,而且可長時間儲存,對於低收入家庭來說,他們只可在無可選擇的情況下,依賴加工食品。研究亦顯示,在低收入家庭當中,5至11 歲的兒童最高危,所以我們與Jamie也很注重教育兒童的工作。不要忘記,我們日常的飲食或兒童的飲食當中,明顯地愈來愈被必要及不必要地添加更多糖份。不論是為了保存品質、添加味道、吸引消費。它們就好像無處不在,存在於飲品,如果汁、或(早餐)穀類食物,很多也被視作健康選擇的食品中也會出現。

加入 糖稅 未必是一個不可行的方案,因為參照香煙稅,令它更難以負擔,煙民的數量會隨著煙稅減少。

未知「香港降低食物中鹽和糖委員會」,會否借鏡於 Jamie ,考慮建議開徵含糖飲料稅,救救孩子的健康及未來。

(糖稅 二之二)

原文刊登於新假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