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大學生爭取煮食權 Taiwan university student fight for their right to cook

害怕大學生燒掉廚房?台灣大生爭取自己的飲食權!

【大學校園飲食調查報導 】之二:害怕大學生燒掉廚房?清大生爭取自己的飲食權!

本文摘要:清大和台灣多數大學一樣,禁止在校內用火煮食,現行條款規定「只能溫熟,不能煮熟」,也有同學對煮菜時的氣味表達抗議,雖然在宿舍書院制度的保護下,學校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李博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烹調自己所吃食物的權利,這並非無理的要求,他大膽向學校挑戰也成功引起同學對於宿舍煮食的討論,「我想要再衝一點空間出來。」
Abstract: Cooking is not allowed in most of the university in Taiwan. According to the rule, students can only re-heat their food but not to cook a meal in the kitchen. One of the student believed they also have the right to cook their own meal, therefore, he raised the discussion and hope to fight for their right back!

編按:當各大學爭相投入鉅資,欲擠入世界前百大學府之際,學校卻透過統包商制度將餐廳變成昂貴又難吃的美食街;而學生想要自力救濟煮東西,學校卻以安全因素禁止這群成年人用火。當包商眼中只有利益,學校心裡只有卸責,學生真能有所選擇?

上下游繼去年校園營養午餐專題後,這次走入大學校園,檢視台灣大學生的飲食環境,探討大學生面臨的食物真相,也探討綠色餐廳在大學實踐的可能性。

清大—廚房只能溫熟,不能煮熟

學校將校園伙食統包給廠商,甚至多方轉包,導致大學生無法攝取足夠營養,學生只好拿起鍋鏟為自己的健康把關。就讀清大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大三的李博霖,和三五好友集資買了卡式瓦斯爐在宿舍交誼廳內光明正大開伙,從簡單的黃金豆腐到清蒸鱸魚、香菇雞湯,每項都是李博霖的拿手菜,很難想像,他在上大學之前是個連菜刀都不知道怎麼拿的人。

School meals are provided by a company but the food is not designed to provide enough nutrition to the students. A year three students Lee and his friends bought a portable gas stove and cook for themselves in order to obtain a better health.

「能有一群人聚在一起吃飯是很難得的事,看到大家吃得開心我也很有成就感。」李博霖說,其實一開始只是朋友間的聚會想吃點東西,沒想到慢慢就煮出興趣來了,那種付出勞力獲得一餐的辛苦,讓他更珍惜吃下肚的每一分食物。

From someone who had never touch a knife to someone who are able to cook several dishes, Lee said he feels so good to enjoy their home-cook meal with friends. They also learnt to cherish food because they know how hard to get their meal done now.

他煮的米來自新竹地區臨近小農的友善環境農田,買菜地點距離學校15分鐘,親自下廚讓他更瞭解食物的原貌,而每次挑選食材就是一次和土地的對話,雖然不一定每樣菜都知道產地,但透過和攤商的閒聊,他知道有一群人正為了養活大家努力地耕耘著,人與土地其實非常親近。

The rice he used was bought from a local community farm, 15 minutes from the university. “Cooking make him understand more about food. I may not know where the vegetables come from but to talk to the stall owner, I know that they are all working very hard and I feel that I am very close to the land” Lee said.

然而,李博霖不諱言自己的確游走在校規邊緣,因為清大和台灣多數大學一樣,禁止在校內用火煮食,現行條款規定「只能溫熟,不能煮熟」,也有同學對煮菜時的氣味表達抗議,雖然在宿舍書院制度的保護下,學校對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李博霖認為,每個人都應該有烹調自己所吃食物的權利,這並非無理的要求,他大膽向學校挑戰也成功引起同學對於宿舍煮食的討論,「我想要再衝一點空間出來。」

3.2李博霖是在上了大學才發現自己對煮菜很有興趣,但卻對學校的煮食政策感到很無奈,希望校方給學生一個安全友善的廚房空間

李博霖是在上了大學才發現自己對煮菜很有興趣,但卻對學校的煮食政策感到很無奈,希望校方給學生一個安全友善的廚房空間

害怕大學生燒掉廚房?

李博霖並非特例,在清大的問卷中,有七成五的學生表示有煮食的需求,希望學校能增加烹飪設備,清大前年也添購了幾台電磁爐,在書院計劃底下的宿舍搭建簡易廚房,然而所謂的廚房,只是在交誼廳設置一排流理臺和櫃子,連個抽油煙機都沒有,而這已經是清大數一數二的豪華設備。

「炒一道菜本來兩三分鐘,但用電磁爐要花十幾分鐘,等炒完這道菜上一道菜已經涼了。」李博霖雖然肯定學校的進步,但電磁爐並不適合做中式料理,因為加熱區域不均勻,連煎個豆腐都會燒焦,而且借電磁爐必須在兩天前就跟宿舍管理員預約,繳交保證金,規定繁瑣麻煩,一般學生就算對做菜有滿腔熱情也被澆熄。

清華書院的煮食運動

目前清大宿舍的煮食運動幾乎全由書院辦公室(註)推動,除了爭取到獨立的電源以及廚具,也開了不少料理課程,讓大一學生自己到菜市場買菜,親手做一桌料理;開設麵包工作坊,從揉麵團教起,讓學生明白食品添加物的問題。

書院導師李天健表示,很多學生根本連什麼菜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更別說到菜市場,學生對於食物沒有感情,自然也不會想到背後的生產者、土地、環境,既然學校的底線是「用火」,學生煮菜技術也還沒那麼好,書院傾向先培養學生煮菜的興趣,藉由採買、料理、共食的過程,重新連結人與土地的情感,「希望從宿舍開始,慢慢帶動學生綠色飲食的觀念。」不過他也坦言,禁止用火是不必要的管制,雖然有危險性,但應該可以透過管理解決。

3.1有些宿舍只有簡單的微波爐,學生要使用電鍋、電磁爐得要穿過連棟大樓到另一邊,流理臺旁的架子也可見菜刀隨手擱置宿舍交誼廳櫃子擺滿琳琅滿目的調味品,顯示有不少學生都有煮食需求

(左)有些宿舍只有簡單的微波爐,學生要使用電鍋、電磁爐得要穿過連棟大樓到另一邊,流理臺旁的架子也可見菜刀隨手擱置(右)宿舍交誼廳櫃子擺滿琳琅滿目的調味品,顯示有不少學生都有煮食需求

即使學生和師長都深刻體會料理對於飲食教育的重要,但台灣的大學似乎對火有說不出的恐懼,理由不外乎是安全考量,但有許多學生直言,這種規定簡直就是怕學 生把廚房燒掉,把大學生當小孩子看待。有趣的是,學校擔心安全,但一把把菜刀卻大喇喇地躺在流理台旁邊,按照校方邏輯,難道菜刀就不危險嗎?而且上有政 策,下有對策,學生總是能找到各種方法暗渡瓦斯爐,校方一味禁止只是自欺欺人,刻意漠視學生需求,甚至造成更嚴重的安全問題。

李博霖以自身為例,表示自己煮菜一向很小心,也從未發生過意外。他感性地吐露真心話:「我未來想要當廚師,開間社區餐廳,提供朋友討論公共議題的空間。」如果沒有當初心血來潮的神來一煮,沒有持續衝撞體制的堅持,這個夢想連萌芽的機會都沒有。如果說大學生被賦予獨立思考的期待,那麼學校扮演的角色,該是提供足夠的空間,讓大學生去思考人與土地的關係,而學校餐桌正是開啟和社會對話的大門。(系列待續)

清華書院推動宿舍飲食教育,導師李天健帶領學生一起種菜,也開了不少烹飪課程,但用火仍是最大底線

清華書院推動宿舍飲食教育,導師李天健帶領學生一起種菜,也開了不少烹飪課程,但用火仍是最大底線

clip_image001

資料來源 (文字、圖片、圖表) : 上下游News&Market新聞市集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